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空穴无风 ╆ Chapter 4 TESSERA ½(2)

因为实在是有点阴暗的部分

所以预警扔前面

刑XUN预警,XING表现,XUE腥表现,伪G割E礼暗示

***

  邵景卿付出极大代价的这次会面,其实乏善可陈。

  他心里一清二楚,轮不到任何人,或我们习惯称之为“现实”的东西,来一语惊醒梦中人。“郡王这个人啊,认死理,还一根筋。不止一次叮嘱我,禁牢是非之地,不能长久,劝我早日离职,好像这是什么天大的事,都快把我说烦了。”他有气无力地念叨道,滴酒未沾却和醉了没什么两样,想必与你积怨已深:“明明换做别人,他就惜字如金,一个意思绝不会重复第二次。”

  “……你没告诉他。”

  我禁不住啧了一声,说不上这算不算炫耀——仔细想想有什么好炫耀的,可就是莫名有股炫耀的味道。点到为止一直是寂风郡郡王的个人作风,远够不上什么坚持或信条,你只是习惯这么做。习惯和你如此密不可分,试图厘清到底它的雏形是诞生于战斗,然后在为人处世的过程中得到确立,还是恰恰相反,不啻于纠结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何况散居寂风郡的部族罕少揪住些事迹添油加醋、大书特书,来标榜族长宅心仁厚——现状得益于上位者高抬贵手所留的一线余地,务须心怀感激,似这种逻辑,要一群自在惯了的家伙捋顺,实在是强人所难。

  习惯阴魂不散,就算它真的是誓言,那天你背城借一,大开杀戒,已亲手打破,对你而言再不值一提。你,一个蹩脚的杀人魔,率先接受的事实是:因着与生俱来的破绽,从你手上九死逃得一生的人对你恨之入骨。

  早在邵景卿到来前,你已绝口不提什么“我不向侵略者悔罪”。我想,纵使那颗心真的愚不可及,这个人想必也吃足了教训,懂得什么时候应该避其锋芒,抑或在一个固执己见的人身上,惯性得以大展拳脚,表现出空前的强大。

  所以,当邵景卿踌躇良久,终究问及昔年旧事时,你竟一时转不过弯来,这,倒是后话了。

  “既不是为了他,告诉他做什么。”位同天权宰辅的男人理直气壮道。

  “啧。”

  这家伙在你的事情上,嘴脸实在有些惨不忍睹。他分明是怕真气着你,被你投以不太赞同的眼神。你只那么瞧过邵景卿一次,其时血诀恰发作完,你手腕脖颈都叫镣铐锁链剐得鲜血淋漓,牙根撕裂了几处,嘴唇咬得稀烂,狼狈不堪,虚弱至极。周身仍在颤抖,你迟迟无法对准双眼焦距,视野里所有东西都叠着重影,目光近乎涣散,也没说什么责备的话,谁知他哆哆嗦嗦的,抖得比你还过分,好像困兽一般的你仍使他万分忌惮,这令你莫测高深:天晓得他感受到的这股威慑力从何而来,仿佛活见了鬼。

  虽然,你和鬼也没差。

剩下的走SHIMO

评论 ( 4 )
热度 ( 3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