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间章 ┑ Chapter 2 籽实 & Chapter 3 神子

>>

  夏季杳无音信,三百六十五场喜剧过去,你没有遗落什么。

 

【已解锁的情报】

> 春季,或喜剧

• 仲夏夜的梦醒来时分,黄金的光辉已生满锈疮

  历经了帝国与共和国几番交替、版图数度更迭的如今,“循环”的时间观念率先在天权城[Diavok]走下神坛,由此衍生的以“四季流转不歇”为代表的自然信仰沦为常识及规律,而不再构成一切的基石。季节,起初只是有了词语,情感链接其上,涵义得以逐渐固定,象征由此而来,最后有了词语([符号])。

  换言之,曾经的人们相信春日虽短,但夏季终将黯淡,秋天曾经很盛大,然而凛冬已至,现在,“节气”有了被充分憎恨的理由,人人畏惧埋葬大地的寒风,于是一年到头,春天没完没了地欣欣向荣着。

  “这里没有衰败,”天权城人说,“也不存在一成不变。花还不至开得最好,不过万物都醒着,至少没睡去过什么,好时光不是向来如此——否则你让冬天往何处去?”

 

  >>

  为此世代著书立说的后世无眠者们到底链接上某位贤者的系统,按照盛极而衰的规律,将故事的那场浩劫定义为一个短暂而残酷的冬天,湮灭旧帝国朽烂尸身的骨骸与脓水映出的些许暗光。

  某位贤者当然是读作命运写作官方所钟爱的诺斯罗普·弗莱啦!弗莱在他的《批评的剖析》里,划定了五种形象结构:神话——传奇(或天真的类比)——高模仿(或自然和理性的类比)——低模仿(或经验的类比)——魔怪,认为存在比文学体裁更广阔的文学叙事的范畴:喜剧(对应春季)——传奇(对应夏季)——悲剧(对应秋季)——讽刺(对应冬季)。

 

> 历史与习俗

• 源脉

  这个世界之中,神话无一例外以“创世”作为起点,人们热衷于讲述早在历史开始以前,世界如何受造:从混沌中分化,或从无到有由各自的神明一手缔造。创造世界这一壮举的意义是如此重大,确立神明对受造物天然而无可辩驳的支配权。昼与夜,空与地,生与死——事物成双成对地出现,有史以来,纷争从未停歇,从未有人探究是否混沌之中原本(或曾经)有过什么,神明从何而来,以及为何敌人一同受造。

  即使在故事发生之际,神权已不同程度地隐退,让位于勃勃的野心家们,因为无法解释源脉的产生以及个体强弱悬殊的事实,人们仍倾向于将它理解为神的馈赠。

  基于相同的原因,某些迷信与其组织根深蒂固地存在着。

  源脉可以便捷地理解为一个与生俱来的器官,或某种症候接近魔法的疾病,根据它对肉身与寿命产生的积极影响,勉强可以视为定义更切实际的武功,借用所在环境中游离力量的实例似乎佐证了人与世界的内在一致。

  总的来说,对于成功觉醒得以启用源脉的人而言,力量像氧气一样在不可见器官的通力协作中为他们所用,且对某些元素表现出亲和性,视源脉强度和控制能力可以不同程度地支配它们。

  源脉是否至关重要取决于持有者生活的时代如何看待它。因为并不是以[体质](即指源脉的元素属性)为依据划分出的源脉类型都直接而显著地左右着战斗力——不如说天赋羡人至此的屈指可数,但源脉强度差距导致较弱一方感受到的威慑不那么容易克服。压差作用于本能层面,不仅仅是心理,多半还会造成实实在在的生理不适,万一双方还有恩怨纠葛在先,基本可以放弃期待有生之年关系能够好转。

  所以特定的源脉,在特定的时期,越强越会使持有者遭到驱逐、排挤和疏远,陷入孤立。

  位于最高强度评级,即顶尖的源脉有着苛刻的觉醒条件,伴随着剧烈的情感波动,稍有不慎就会演变成惨绝人寰的灾难,一般而言必须由巫祭从旁司持,以平稳过关。神赐说的拥趸们据此更兴奋地兜售他们的观点,联系不同神话创世之初的那声大喊,索性将巫祭主持的觉醒仪式称为“体召”。顺利觉醒的体质者们被视为神钦定的人间行旨使,巫祭们习惯用相应元素来称呼他们,他们已相当于司掌各自元素的神祇的化身。

 

• 那个人……也被蒙着眼的,仿佛一尊旧帝国鼎盛时期的雕塑

  帝国的巅峰时期,“湦”氏一族的教宗举国之力,在帝都建造了大量以“目盲”为主要特点的大理石雕像,刻画那些矫健而充满爆发力的战士们虔心聆听神明声音的模样,而那正是这位赫赫有名的狂信徒最广为人知的事迹。她宣称,双眼已成为鹰神和她之间最大的阻碍,因而毫不犹豫地令圣殿的鹰啄瞎了自己。它们意味着,已完全陷入癫狂深渊的“湦”氏不再奉“口”,即讲述以使神明被人所铭记,并最终得以存续为行动准则,而是聆听神明的旨意,不计一切代价肃清异己。

  “湦”氏一族所鼓吹的盲目服从,和为神而战的巨大破坏力与帝国早期的血腥扩张不谋而合,军阀们仅在一开始剿灭过她们,在发现她们不容小觑的政治能量后,二者很快沆瀣一气。NC粉被当枪使现场

  无数战火和鲜血洗礼下诞生的帝国步入正轨以后,雕像亦顺应需求,一度被解读为自省、理性与节制,以及恪守(形而上的心灵)真实,有着更强烈的规训意味。

  顺便一提,雕像肉体很美好,但叽叽后期被处理得很小(没露的磨平磨不好的宁可敲掉)。帝国崇尚冷静睿智的头脑和高贵优雅的理性,认为大叽叽愚蠢、丑陋且动(YIN)物(HUI)性(GAN)太强有损男子气概,到故事发生的时候仍不感冒大叽叽甚至有点嫌弃,坦白地说……就是不符合审美传统。

  所以郡王就被嫌弃了x

  “听”至高无上的地位从那时起一直保持到故事发生的时间点上。无论是本城源脉持有者们的爱称“聆风者”还是四舍五入就是过年的惜铎节,都体现出对声音的推崇,城内类似的传统体现还有很多,包括轻易不会动用的禁闭听觉的惩罚(一般正常人有得选都宁可被胖揍一顿)。

  简单来说,寂风郡侧重“发出”声音,而天权城更看重“接受”它,二者在很多问题上的侧重点差异都可以此类推。

> 人物与情节

• 未被触及的故事

  【唠嗑预警】

  整合了一下之前的深夜突发和空间里的唠嗑,在空间里看我唠过的可以无视√

  最初参军长的人设是“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的单纯效忠政治新星,被一条道儿领到黑的人,集中后新设定的核心关键词之一是[无聊],一个“中空的结构”的意象,即总也填不满,亦即欲望。

  他足够敏锐,足够勤勉,足够聪明,但是一个不在此地的人,换言之人的某个部件在他身上缺失了,游离在自己的生活之外,没有“参与感”,一种“观测者”人格。他不断地寻求刺激,不断地共情(想不到吧共情的机能没毛病),但显然共到痛苦更有快感,隐性自虐,日常出差寂风郡欺负另一个老实人,他老板都留不住他x

  这点和旧设没有冲突。

  其实他共情会共到开心,但鉴于他是一个猎奇爱好者兼窥YIN癖,借用一个比喻,像小孩子用石头砸流浪狗,不一定是为了伤害,比起伤害更想看什么反应。但实际上是个有常识的成年人,也比较接近玩undertale GE线时的玩家心态,就是好奇,想看会发生什么,为此并不在乎伤害人,或者就是想看看伤害了人会发生什么——然后皮断腿

  “中出叛徒”的设定目前改成双面间谍,没像初设一样一开始就下场,最后一条道走到黑也是场高级共情(不得了了观测者下场啦)。虽然因为心理机能天生坏掉的问题,参与感依然没有,但是走完了仪式。

  这感觉不好形容,就好比真爱一个姑娘(为什么是姑娘),你知道你最看重她,但是你没法沉浸式体验,你的情绪天生被抑制住,到最后你还是和她结婚了,尽善尽美地走完了流程,你搞不明白这算不算对不起她。

 

  人设核心主旨:

  这一则寓言告诉我们——

  无聊的人,会死亡。

 

  【以小徒弟视角看不全面的师父父和首席的关系】

  简称“师父和首席有没有日过” 

  答案倾向于“有”

  不对我是官方什么叫倾向于哦那就是【有的!】(x

  这基本是段身体政治的故事。揪着个模样不错的小司医纯FAXIE,一个并不浪漫美好也不值得回味的初夜。之所以找男人除了刚好没有女人,是因为女人多少需要一点感情的因素,太CHIGUOGUO是野蛮人才干的事情,这是绅士的美学(首席:正色) 

  经历了日的时候仅最初有过慌乱,于是判断为性格懦弱胆小怕事的时期;

  经历了再会不止面不改色还不合规制地频繁出现,但每次都会拒绝,于是认为是美人计or有人指使or以皮相谋前程or欲擒故纵的时期;

  ——且段数很低,非常莽撞,然莽撞可能也不过是为引人垂怜的人设 

  经历了逐渐觉得确实“很有趣”,办事挺牢靠城府还蛮深,于是有了用的心思故意说“那要不,你把我们国家大元帅扳倒扔我床上当投名状呗”的时期;

  ——结果真充分抓住大元帅虎口救羊的英雄豪情办到了。

  嘛,谁想得到羔羊原来是伥鬼呢?

  对首席和前任大元帅爱他就要折腾他,只要折腾不死就往死里折腾的恩怨不明觉厉,啊不过没关系,好玩还有官当,就是麻烦你爱而不得的时候不要老是来找我茬好吗——这样 

  基本演变成维持以色侍君卖菊上位的表象,实际上是毒药公爵,专办脏活,要时常演不存在的男宠人设,演出心机感,老被拿这个说事,一次两次好玩,熟练掌握宫斗一百八十式以后,很烦,很累,就很想跳槽 

  心知肚明长老的原则是不和爪牙PY(用来办事的人不日,用来日的人不办事)。但时局动荡起来以后老被性骚扰式试探,和从前一样表现出不就是菊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已经不喜欢被人威胁了,或者说从来也没喜欢过

  ——成功让长老觉得这人是真无所谓 

  C3提到的[国都动乱]事件中补刀插死了首席,成了唯一活下来的长老,替大元帅平反,被人家残部感激涕零。对吃饱了撑的压制领主没有兴趣,搞事能力拔群兼一贯臭名昭著,名望上也没有什么威胁,很得新老板喜欢 

  至此,基本是完完全全的人森赢家,不过,人森哪儿能赢家一辈子呢w

       ——THE END——
  

评论
热度 ( 4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