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小楼传说》(7)

狄三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他咬了咬牙,才道:"是啊,我是个弃儿,我没有父母亲人可念,可难道我就不该去向修罗教讨还他们欠我的债,就算不为了我,只为了那个与我同住数载,却被我杀死的人,我也该做这些什么吧?"
他望定狄一,再笑,那笑容竟然是惨淡的:"狄一,我知道你是孤儿,你没有失亲之痛,你不象二十三有一个至死都不肯忘的名字。但是难道你就真的不怨不恨,你就可以去感激修罗教把你从街上捡回来,让你从人变成兽吗!"
狄一默然不语,惊涛骇浪皆在心头,那些血腥黑暗,恐怖残忍的过往,呼啸之间,尽在眼前。
痛吗?恨吗?苦吗?这些年安静幸福日子,几乎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一切。却原来,不是忘记,只是不敢去想。
想得多了,只怕就沉进那黑暗血海,一生一世,挣扎不出。然而,这一刻,往事历历在目,他却必须用尽所有的力气,才不至颤抖失态。
"是啊,现在修罗教披上羊皮,要学做好人了。废除影卫制度了。当年那些把我们抓到总坛的人,那些决定我们命运的主事者,也多已死了。那些训练我们,折磨我们的所谓教头们,也都在我们成长强大之后,利用一次次训练的机会,被我们合乎规则的一一杀死......可是,你是不是认为,因为他们死了。现在我们就该认命了,现在我们就该什么也不做了?"狄三切齿冷笑:"我不知道狄九到底想干什么,我只知道我想要做什么。狄一......"他几乎是有些狰狞的望着他:你却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狄一不说话,只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他想做什么。他能做什么?要怎么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心!
他怔忡良久,才能抬头问狄九:"你可查出你自己的来历?"
"没有。"狄九坦然道:"我是天王,当初又是下任教主继任者。我的资料是教内最高机密,莫离不会给任何人接触的机会。幼时的事我全记不得了。说不定我象你一样是孤儿,象他一样被抛弃,当然也可能,我是一个有父母被诱拐的小孩,或者......呵呵,有区别吗。如果不出意料,就算我曾经有家人,现在我的家人也早已被神教斩俗缘的时候杀光了。"他傲睨狄一,冷冰冰道:"不过你不必同情我,更不必替我设想我的过去可能是如何的可怜。我做这一切,为的是我自己。和父母亲人没有关系。就算是报仇,我也只为我自己的心。"
他伸手再拍拍墓碑:"就算这坟里埋的不是王大牛,是我的父亲,又如何?天伦之情?父子之爱?那是什么?你懂吗?我是不懂!就算有亲人曾为我受尽折磨,又怎么样?我明明找不到什么感触来。就算是我的父母现在大难不死。在等我回家,我也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去过那承欢膝下的日子。我要对付修罗教,因为它折磨了我,因为它没有给我选择命运的机会!尽管,也许我本来的命运,现在已让我不屑一顾,可是它没有给过我选择!我要对付修罗教。也只是因为它挡在我的面前,如果我不除掉它,它就一定会除掉我。"
他朗笑一声:"我和狄三,都只想做自己选择的事,对得起自己的心,你呢,这一生一世,你可曾痛痛快快,做过一次对得起自己的抉择?"
狄一默然无语,只是忽地伸手,抚上自己脸上的伤痕。
当年,毁容时何其坚决残忍,为的,也只不过是,无比痛恨这张脸。
然而,他那时所能有的最大的决绝,也只不过是痛恨一张别人给他的脸。
夜风中,他的声音几乎是飘忽的:"为什么要说这些无情的话?如果,你告诉我一个悲惨的身世,也许我就真的完全无法再责怪你,也许,我真的会站在你这一边。"
"我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也不是不懂装可怜,只是,忽然之间不想说这种假话了。"狄九负手望月,轻轻叹息一声,显见心中也不是不郁结的。
"你只不过是受不了他同情的眼神,忽然间就不屑说谎乞怜了。"狄三失笑摇头:"就你这样,还敢自命枭雄。"





↑不愿意被人同情,不接受被人同情,被人同情后哪怕是百弊无一利的事也会去做,就,很有趣。

Ps:今天牧羊发货了吗,没有. jpg

评论
热度 ( 1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