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小楼传说》(6)

“我这人的良心虽然很少,但毕竟还是有良心的。什么人救过我,帮过我,我都记得,仇我一定会报,恩我也一定不会负。"
狄九终于动容。即使是刚才飞针入体,全身麻木,也不曾有这样的震动和惊异,他几乎忘记了这一刻身体的僵硬,只是深深凝望狄三:"你,你为他报仇,你可知他自己并不想报仇,你可知,所谓当年对你的恩,于他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你的生死只要不发生在他面前,他就漠不关心,你的选择无论是福是祸,他也并不在乎......"
"我不是狄一,我不是他的朋友,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在意什么,也不打算知道,更没什么心思去体谅他的心情,我只知道有一个人出卖了他,伤害了他,几乎杀了他。我要替我的恩人报仇,恩人想不想报这个仇,我不在乎。”狄三耸耸肩。动作竟出奇的洒脱"我当然也知道,当年他做的一切只是举手之劳,我也知道,我的前途,我的未来,他也并不关心,可这又怎么样。我的自由,我的尊严,我的生活,于他只是举手之劳,于我却是至为重大的事。难道只因为他没为我费什么心思,我得到的好处就打了折扣,我就可以不承认这是恩情吗?”
狄三冷笑着望定狄九:"你可以这样自欺欺人,这样否认你自己从他那里得来的一切好处,我却没有你这样厚的脸皮。这些年来,修罗教从各国得到的扶持全是他的功劳,而这功劳于他其实也只是举手之劳,他只不过是请他那个在燕国当宰相的朋友帮了他的忙而已。修罗教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可有哪一个因为他只是举手之劳,就否定他的功绩,就不感激他不尊重他不维护他不帮助他?就算是专出恶人的修罗教,也只有你,才能狠心在他背后刺一剑。"
狄九沉默了一会,才沉声道:"我们之间的事,你不懂。"
"我不懂?"狄三不屑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弄明白就来找你报仇吗?你错了。从你当日邀我助你之时,我就打定了主意,你以为我是怎么和狄一联系上,又怎么同他通消息的。我告诉他你的行踪,交换条件是他把你和傅教主之间发生的事告诉我。"
狄九眸子微合,忽然间懒得看所有人:"他什么都告诉你了?"
"你说呢?"狄三语气冰冷地问:"说穿了,不就是因为他太过强大,你完全看不透,你根本无法掌握吗?所以你不能放开心怀来待他。如果他像苏眉那样弱小。你还会一直对他曾有过的无心之错耿耿于怀,一直心心念念要找机会杀他吗?不过,如果他像苏眉那样弱小。你根本连看也不会多看他一眼,又哪里还会有什么真情?你的另一个杀他的理由不就是你觉得他对你好,也可以对任何人好吗?不就是因为你觉得。你不是特别的,唯一的一个吗,我呸......"
狄三切齿道:"佛祖看众生平等,对万物一般慈爱,又有哪个信徒因为觉得我这么虔诚这么恭敬,神仙还不把我当成唯一的反而去记恨他?你可以不喜欢他,可以不爱他,甚至我也可以接受你在利用完他之后再走开。可是,为什么享尽了他给你的一切好处之后,非要置他于死地。"他摇头冷笑"不要对我说你的那些可笑的借口,从地狱走出来的天王原来有一颗脆弱的心,因为自己不是唯一,不是最特殊的那个,因为别人不肯为了你放弃原则,你就非杀了别人不可。你自己也从不会为任何人做到什么都不顾。凭什么要求别人为你做到。"
狄九那乍闻狄三提到傅汉卿而生起的震动终于渐渐平复,神情恢复漠然,淡淡道:"我本来就不是好人,我做的一切本来也不是好事。我从没有为对他做的事,找过借口......"
狄三纵声大笑。打断了他的话:"这话别对我说,摸着心口问自己,你有没有为这件事给自己找过借口。你在我面前,在狄一面前,说起那些话。讲的那些道理,的确都似是而非。你给我们帮助你对付修罗教的理由,却没有为你自己遮掩纯为权力之争的真相。你以为这很值得骄傲,你以为大大方方说出来,我是一个大坏蛋,就算是真小人,就算是坦荡了?我告诉你,你这只不过是无耻罢了。"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