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小楼传说》(3)

ps:这段我真的想把东篱举高高(人家有妻子了,断了这个念想吧)


   狄三每一句话听来都是惊心动魄,但是,卢东篱反而慢慢镇定下来,神色也略略安宁:"当年劲节之死,我亲眼目睹......"

  狄三冷笑一声:"你何必相信我,只要相信你自己就行了。当年你的死,也是无数人亲眼目睹,为什么你能活下来?"

  卢东篱沉默不语,狄三语带讥嘲,替他把话说下去:"是因为他替你筹谋,才救了你的性命吧?既然他连你都救了,有什么理由竟然会救不了他自己?"

  他目光如电,冷视卢东篱:"卢大人,我查过你的生平,知道你是个忠臣能吏,但却绝不是善于在草莽间经营势力的人物。你凭什么本事,能让这一堆好手为你所用,你凭什么本事,能从大内高手手里救出你的夫人?暗中是谁在替你操控一切?那个人是谁?别告诉我他是什么风劲节的旧部下属,从来人走茶凉,只为了别人一句托附,操心费神到这种地步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我到现在还没见过罢了。"

  劲节没有死?

  劲节没有死!

  狄三心怀叵测,暗藏机心地说了那么多,卢东篱却只听进了耳那么一句。

  劲节......他可能没有死!容谦没有死,方轻尘没有死,所以......劲节......他也有可能没有死!

  这么多年来,他就连做梦都不敢生出这样自欺念头,忽然变得这样真实,几乎触手可及。

  心神激荡之下,卢东篱脱口便问:"如果他没有死,他会在哪里?"

  然而一语问出,他心中却又豁然明朗。是的,他已经不需要狄三的答案了。

  "如果你过得落魄不堪,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你近日过得越来越舒心,一遇难题就有人帮助你解决,那么,除了在你身旁,他还会在哪里呢?"狄三淡淡说来,忽得心中记起一事:"刚才是谁告诉你,我一诺千金,有恩必报的?"

  若非是风劲节,若非是知道阿汉旧事之人,又怎么会对他有这样地评语呢?

  卢东篱却早已神魂不属,哪里还记得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劲节没有死,他会是谁,他会在哪里?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还需要答吗?

  那些日夜相伴地岁月,那些无微不至的关怀,那熟悉的气息,那隐约的傲气,那偶尔会有的亲近举动和称呼。

  劲节是谁,谁是劲节?

  他一直不能明悟,只不过是因为身为士大夫。他从来坚信怪力乱神不可信,只不过是因为过于强大的理智。他压抑了自己地直觉而不能信,也只不过是因为深刻入骨的愧疚,让他不能允许自己去信。

  而现在,这个陌生人完完全全地一面之辞,却轻易地让他摆脱一层层心障,直视那最终的真相。

  他在那里怔怔发呆,狄三等了半日。等不到他的回答,心中不耐。忽得长叹一声:"我原想请卢大人为我引见风劲节,却不想卢大人完全是被瞒在鼓里,看来那所谓轰传天下的知己美谈,倒是笑话了。"

  卢东篱微微一凛,这才收回了心神。虽然看不清,却还是慢慢站直了身子。正视对面的人影。

  狄三犹自摇头叹息:"风劲节有本事联系天下各国的英豪异人,在草莽江湖之间。也不知布下多少隐线暗伏,又手控敌国之财富。暗掌大赵之商脉。自己死里逃生是易事,助卢大人假死偷生也是轻而易举。他有什么不可以做?他有什么做不到?当年他要反制朝廷,反击奸臣,怕也都是随意可以做到的。可是他却偏偏不做,偏偏要假死隐身。瞒尽了天下也就罢了,连卢大人都瞒得如此严密,却实在过份!卢大人以他为知友良朋,这些年来,为了他地死,不知如何伤心痛楚,他却隐于卢大人身旁,日日见卢大人为他伤痛自苦如此,照旧不肯显示身份,真不知这是怎样铁石的心肠?"

  卢东篱脸上地震惊之色早已渐渐褪去,神情反而从容起来,听了这番别有用心的话,居然只是平平静静地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他即肯称你是个好汉子,想来也不会做下作的事。你这番言辞作为,也许另有苦衷,不过,还是不要在我面前浪费这个时间精力了。"狄三一怔:"卢大人信不过我,也该信得天下旧事。容谦无情飘然远隐,令得燕王劳心劳力,不但日夕思念,且不断大费人力财力四处寻他。方轻尘漠然假死脱身,累得整个大楚国分崩离析,风劲节本与他们是一样出身的人......"

  小楼中人,实在开始忍不住开始对劲节让狄三这个家伙来揭破真相的选择表示不解。张敏欣干脆抓起了话筒又和劲节通话。她不能告诉劲节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总应该可以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屏幕之上,卢东篱慢慢地摇头,声音异乎寻常地平静:"方轻尘,容谦,我不认识,也不想理会。他们的所作所为,同我有什么相干?劲节是我地朋友,我知他,信他。他是什么出身,什么来历,他手上有多少势力,这是他的事,原也不必向天下人交待。他不欠赵国,不欠任何人。他也没有义务,要为了谁或是为了哪个国家,交出他地一切来。他若有什么事,一直瞒着我不说,那自有他的理由。他若有什么事,能做而没有做,那自是有他的为难。他若是一直在我身边,却不告诉我他是谁......"

  卢东篱地脸上渐渐焕发出神采来:"......那他也一定是有他的苦衷。我既然是他地朋友,就该明白他谅解他,而不是恶意揣测。他救了我却没有来告诉我他活着,但他毕竟是救了我,而不是害我。他也许没有为大赵国出尽每一分力,费尽每一点心,可他毁家驱敌,苦守边关,保护的,难道不是赵国,不是百姓吗?难道因为他没有死,他所做的一切,付出的一切,就都不算数吗?我不管你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不许任何人苛责他,给他无端加任何罪名。我不能确定他到底是生是死,可是他死了,他是我卢东篱这一生一世最最重要的朋友,他活着,他也照样是我此生此世,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朋友。"

  他的语气这样舒缓平静,仿佛刚才那震动心魂的一刻不曾存在,然而,越是这样的平静的语气,其不可动摇的坚定,就更加直入人心。

   "你说他在我身边却不表明身份,就是铁石心肠。可是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出卖过我,伤害过我。他助我帮我,救我性命,如果我只为了不知哪里来的人一番无谓的话,便对他疑忌丛生,怪责他没有为我做到最好,没有为我付出更多,那我生的,又该是怎样的心肝呢?卢东篱是什么人,风劲节是什么人?我与他的情义,什么时候轮到旁人来破坏挑拔!"

  狄三怔怔望着他,忽然羞惭起来。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可以不只是猜忌和怀疑。原来,发现了身边之人一直瞒着自己的最大隐秘,不是人人都会立刻深感受伤,敌意仇视的,原来,可以有人这样,完全不需条件,不管状况,不计代价,这样全心全意地相信着某些人,相信着某些感情。

  第一次,他看见了忠,义,礼,信,原来那些,真的不只是书上空洞可笑的文字。

  而自己,却是在如此可笑而可鄙地试图去抹黑,动摇,推翻,玷污这样的美好。


评论
热度 ( 9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