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小楼传说》(2)

  他垂首低泣:"大哥......"

  他想说很多很多的话。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蒙冤之时,我被无罪夺官,上司厉颜训问,审太守如同问贼。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一人蒙冤,举族皆受诛连,家中产业被抄,各房上百口人,流离失所。

  大哥,你知不知道,太叔公那么大的年纪,不能含笑完寿而逝,却是被虎狼之吏惊吓而亡。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一生仰俯无愧,可结果却是家人宗族,多遭流放,七叔家的小堂妹,虽说未必富庶奢豪,也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却被那押送衙差,卑言污语,屡欲不轨,最后只得投井拒辱。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虽有情义下属,义士知交,他们却也只救得你的妻儿罢了,旁人的性命,他们顾不了,帮不起,可是我们受了多少磨折啊。三堂哥的幼子还那么小,就连着父母关在牢里,成了囚犯,小小的孩儿,受不得牢狱之苦,可怜他甚至还没学会叫一声爹娘就这么去了。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为大赵国,剖心沥血,大赵国给你的却是杀人的屠刀,和无情的诛连。我的母亲,也因此在公堂之上受辱。

  大哥,这几年,你天涯流浪,吃了多少苦,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亲人们却因为我们完全不知道,不明白的事,又受了多少罪?

  大哥,你教我仁义道德,可是,这个仁义道德的世界,给了我们什么?

  大哥,你教我为国为民,可是,我做了多少年的县令,一心一意为民请命,一心一意,不贪不枉,却处处碰壁,时时受挫,上司动则难,吏考年年平平,到最后,等来的是兄长被杀,举族诛连的下场。

  大哥,我们是书香世家,我们都读圣人文章,可是,原来舍生取义的下场不是辉煌而是凄惨,原来,守正不移,不得光彩,反成笑话。

  大哥,我们这么多年,读的,学的,信的,坚持的,是不是,全都是一场笑话。

  大哥,你以前总教我,我们为国为民,尽心尽力,不是为了想要得到什么,可至少不能是为了失去什么吧?

  大哥,你知道我们盼了多久,才盼来这一场平反,这一番荣耀,苏卢两家各宗各枝几百人,双倍发还产业,朝中又赐了许多田地金银。

  各宗年纪相当的弟子,都有了功名前程,甚至是官职。

  多少人家吃苦受罪许多代也得不到的一切,转眼间,便已属于我们。

  我一心为民多少年,不得半分升迁,如今却摇身成了应天知府,权高势大。

  家中长辈更是声威赫赫,一呼百应,就是地方官上任,也必要先来拜访,曲意结交一番。

  如今卢家苏家,富极贵极,尊崇至极,可是,我们谁也没有忘记过当日的苦痛。

  我们书香传家,我们自命高洁,然后,一道命令,就把我们从家里如同牛羊一般驱赶而出。我们失去自由,失去读书人的骄傲,我们被锁上铁链,关押在黑暗阴湿的牢狱中,听着犯人们的哀嚎惨叫,我们被押着走向偏僻穷苦的地方,用读书写字的手,去砍柴开荒,大字不识一个的低等士兵,都可以随意驱使我们,折磨我们。

  我们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明天还会有什么更可怕的命运。

  你知道被人打下十八重地狱,然后又抬上九十九层天是什么滋味吗?

  大哥,我们怕了,我们再也经不起了。

  我们对皇上,对朝廷,对百姓不敢有一句怨言,我们诚惶诚恐地谢恩,我们小心地守护着手中所有的一切。

  我们再也受不起波折,再也不敢面对未知的恐怖了。

  大哥,如果你回来,如果你被发现,如果......

  他有那么那么多的话想说,他有无尽的苦衷想表白,然而,最后,他只能痛哭。


  ×××××

  "劲节,你疯了吗?"

   "你好不容易才通过考试,以后有的是光明幸福的好日子。有什么理由,自己再往苦海里头扎。"

   "是啊,照规矩我们除了做模拟之外,是不能随便进入人世的,这样做是严重违规。"

  "何止是违规啊,不但你几世辛苦全部白费,分数一概清零,而且还要记大过,不只是学校会给你处分,时空管理局也不会放过你的。"

   "天啊,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想一想后果行不行?"

  大家惊怒交加,说个不停,而一直被众人围攻的风劲节,却只是淡淡含笑,由始至终,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赵晨又气又急:"劲节,我们这么努力都是为了考试通过,一旦分数清空,全部重来,又有千年的煎熬苦难。再说了,学校万一给你记了大过,施予处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而且时空管理局对于违规处理是很严格的,你可能被束缚在凡俗的身体内,在红尘受苦,五十年不得解脱。万一你在人间遭了大劫,却连死都死不成,那简直......"

  "什么五十年?我看他这种明知故犯的行径,最起码要达到上限七十年。"吴宇也皱起了眉头,"而且是得不到小楼半点帮助,无法施用各种异能,受尽一切限制。这和我们平时历世时,神仙谪凡的游戏完全不同。你真想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而让自己处于那种孤立无援的可笑境地吗?"

  众人全都神色极郑重地盯着风劲节。

  对于他们来说,历世红尘,是为了完成考试的不得己罢了。就象是娇生惯养的大学生们,必须去军训吃苦一样,军训再苦,好在时间很短,撑得过就是自由的校园生活了,可如果这军训漫长而无休无止,这怎么叫人受得了。

  城市里的人,偶尔到了荒僻的山村里去住两天,那是休闲娱乐,可要他们去那莽荒的地方长住个好几年,那就是受活罪了。

  红尘再美再好,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蝼蚁的世界罢了,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以投身于蝼蚁之中,而且被牢牢束缚,补考,处分,时空管理局的处罚,这一切加起来,没准会有两三千年的波折苦难呢,光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风劲节却只是轻松地笑起来了:"谢了,原来强行束缚最多也不过七十年啊,我以前一直以为最少要一百年呢。谢谢说明,我现在轻松多了。"他摊摊手,望望吴宇,脸上带笑,眼中却一丝笑意也没有,"还有,我不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而做这种事的,我的理由非常充分......"

  他眸中忽闪起灿亮的光芒,一字字说来,斩钉截铁,却自有融融暖意:"我的朋友现在需要我。"


  ×××××

  "他并不需要你。"张敏欣冷漠地说,"我已经看到他如何应变,如何面对难关了。你早就给了他足够的勇气和智慧,他不是没有你就活不下去。"

   "他是我教出来的徒弟,我自然知道他的能力,这也是我当初可以放心一死的原因。但是,他需要我,不是因为没有我他活不下去,而是因为在我这样身死之后,他就算活着,也是了无生趣,就算活着,也仅仅是为了对我的承诺。"风劲节淡淡道,"我不能眼看着我的朋友,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却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但这不是你的责任......"

   "这是我的责任。"风劲节平静地打断她的话,"他有今天,可以说,都是我害的。没有我的点拨推动,他可能只是一个小小县令,最后因为无法对抗整个世界的黑暗,而罢官被逐。没有我的多方帮助,他的作为再大也有限,而之后承受的灾难也同样有限。不是为了帮助我,他不会以文臣之身守卫边关,忍受夫妻父子分离之苦。甚至最后,不是我的坚持,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生不如死。"

  风劲节神色微微黯淡:"当初我本来是打算接旨后,立刻自尽的,这样可以把他的痛苦减到最低。"

  "你疯了。"赵晨怒骂,"我们是严禁自杀的,那会被扣分。"

   "是啊,会被扣分。"风劲节苦涩地道,"我是多么的自私,只因为不愿被扣分,只因为最后我心中有些疯狂的念头,迷乱地想看看,事情到了最后的那一步,他是不是还会坚持到底,只因为,我居然疯狂地隐约渴望着他是否能为我做些什么,我就让他受了那样凄惨的苦痛。我让他眼睁睁看我受尽折磨,我迫他亲手把我杀死,我害他,多少年来,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生不如死。我还总是一厢情愿地以为替他打算,我还总是觉得,就算他为我伤痛,长久的时间总会抹平伤口,我还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还有着为国为民的理想,他就不会长久沉溺于伤痛。"

   "如果没有你,他也不过是个小人物,你一路扶他助他,他才能走到如今这一步,但你不是他的保姆,你不可能保他一生。定远关中,是他放弃了你,是他没有保护你,在所谓的国家大局面前,他把你看得微不足道,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他应得的罢了。"

  风劲节微微一笑,眼中竟有些讥诮之意:"张敏欣,这是现实的世界,不是你所看过的那些爱来爱去,爱生爱死的小说故事。在故事里的人,可以为了所谓的爱情,不要爹娘,不认亲人,不管师门,不顾国家,为了爱一个人,就是天下兴亡,生灵涂炭,亦于他们无关。你可能觉得,那种流尽世人血,也要保住我爱的人,哪怕负尽天下,也不负爱人的所谓感情很美丽、很动人。我却觉得那极度自私可笑。现实中的人如果做出这种事,那只会令人心冷齿寒。我所认识的卢东篱,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如果他是一个会为私情而负天下之辈,他也不能成为我真正的朋友。"

  他的笑容里渐渐露出骄傲之意,那种因为朋友而自内心所发出来的骄傲,他几乎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张敏欣说:"你不会理解这种感情,也不懂敬重这种感情。亲情,友情,爱情,理想,责任,良知,这一切都是人生最重要的,没必要强求哪一样最好最重。他从来不曾亏负过我,他从来不曾把我放在微不足道的位置,他从来将我珍之重之,视同性命。"

  张敏欣没有料到自己一片好心肠,竟被他这般视做驴肝肺,气道:"你说得这么伟大,可你还不是因着一时的私心而没有自杀,你还不是在神智全失的时候,天天叫着求他救你。"

  风劲节神色略略一黯,却立刻坦然道:"不错,不管大道理说得多好听,我也确实有过一瞬间的软弱,一刹那的动摇,在我的心深处,也的确有着很多私心杂念。但是,我不会为此而愧悔自卑,我是人,我有血有肉,也就会有弱点,有贪念,会软弱,会犯错。卢东篱也和我一样,只是他比我更坚定,比我更能对抗内心的软弱罢了。没有人天生就是圣人,是人就会有欲望,有私心。而人与其他动物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知错而能改,我们可以战胜自己心中的邪恶和私念。所以,我们才能创造如此辉煌的文明。"

  他微微笑起来,神色明朗,举手指向主屏幕:"张敏欣,我知道你看不起他,你觉得他不过是个蝼蚁。可是,你不要忘了,正是因为世世代代以来,有这样的人,他们坚忍不拔,他们舍生忘死,他们一代代前赴后继,为了百姓为了天下,争取着公平和权益,这才能让人类由莽荒走向文明,一代代进步,一代代追寻更好更自由,更适合整个世界发展,更能给百姓公道的制度,这才有了我们今天这样自由的世界,这才让今天的你,可以这样居高论下地,把他们这些人当做蝼蚁来蔑视。"


评论
热度 ( 6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