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小楼传说》(1)

ps:很早很早之前我说我要写这本书的读后感,然而诸事纷杂,心神难定,最后还是搁置了。最近总算如愿收到了实体,在尚未到手的这段时间尝试着做点喜欢的部分的摘抄,可能会非常长,可能会非常多,虽不至于刷屏,但是不喜欢的请直接取关,谢谢。

  我是个喜欢思考,喜欢听故事的人。我喜欢看历史书,史册上的死亡杀戮,翻覆血泪,在我看来,就是一出出精彩的好戏。史书上总会有坏蛋,有昏君,还有忠臣。

  那些忠臣真是了不起啊,他们刚直耿介,他们一介不取,他们敢挺身担当国事,他们敢直言顶撞君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人间传奇中的正面人物。

   直到后来,人类的价值取向忽然变了。人们忽然开始看不起那些为国为民的家伙了,人们开始笑话他们是圣人,他们的道德太高太洁太过求全,太让俗人不能接受。人们说做他们的妻子儿女好可怜,人们说,这想道貌岸然的家伙,不过是为了一己之清名,却害惨了身边的亲人。

  人们开始不再觉得,为国为民有多么了不起,相比一个人为了救全国百姓而挺身而战,人们更觉得,为了妻儿奋斗才真正温馨感人。

  人们要求血肉丰满,人们要求传说中的英雄必须有弱点,有局限,有私念。

  因为我们其实都只是小人物,因为我们自私,我们冷漠,我们每个人心底里都有着黑暗,所以,我们才不愿天天仰望伟人吧?所以,我们才对遥远历史上的忠臣义士们指指点点,加以非议吧。

   因为我们冷酷,我们残忍,我们卑劣,所以,我们不能相信人的思想境界可以这样高,所以,我们就开始不断置疑史书,认为那些记录,有太多的虚假,太多的伪饰,太多太多存天理灭人欲的手法。

  曾经在很长一段历史中,人类历史上,对英雄对忠臣义士,对道德完人的批评一浪高过一浪。

  当然,在我的时代,这一切也已成为历史,我们的生活太完美,完美得,就连反思历史的欲望都已经没有了。

  只有我,还是喜欢看书,还是喜欢看以往的故事,还是喜欢思索一些奇特的事。

   我也常常会想,为什么会有那种人呢,尽忠职守为国家付出一切,哪怕被国家苛待辜负一次又一次,也不肯放弃。

  在我们的世界,早就不会有人说,为了国家,需要牺牲谁的话,因为以国家为名而牺牲民众的利益,也一样是犯罪。

  为什么会有那种人呢,为了完全不影响自己利益的不当政令,抬着棺材去上书,在我们的世界中,民众们连向政府提意见的热情都早已消亡。

  为什么会有那种人呢?被流放,被关押,被酷刑相待,为了一个理念,仍然誓死不屈。在我们的世界,政府教育人民,尽可能好好地保护自己,在自己受到伤害时,为了保全自己,即使是做一些伤害别人的事,人们也会体谅,绝不追究。

  为什么会有那种人呢?自己身为高官,却天天豆腐白菜,妻儿老母跟着自己甘守清贫,每天为其他百姓可以安居乐业而操劳。哪怕最后获罪,抄家被斩,家中抄出的财物,也往往贫乏得不值一记。

   而我们的世界,人们只会皱着眉头指责,这种官员不是人,只是圣人,当他们的妻儿好可怜,自己的妻儿尚不能保证他们过好日子,凭什么来兼爱世界众生。

   我们常常指责,我们总是怀疑,我们总是认为,那些人物太完美,太高尚,太不象真人,太不可信,所以面对这样的人,我们不必惭愧,不必自责,不必努力去学习。

  我们只是自私的,简单的,普通的,小人物。

   我们的生话平凡简单,所有人都要学习,都要考试,都要通过自己的毕业模拟,而我的选择是......

  ×××××

  我的选择是"忠臣",老师笑我说,这是很笼统,也是很取巧的题目,只"忠臣"二字题目太大了,其实从任何角度,都可以分出很多细小的题目,然后才来作文。

  其实我对忠臣义士,对人性中如此完美的光明面,有着太多太多的不解,绝不是一两篇论文,一两个微小的角度可以讲明的。

  但限于规矩我只好随便选了个细题,即"忠臣的抉择"。一个忠正的臣子,,在人生道路上,总要做各种各样的抉择吧,像我这样的凡人,根本无法理解,人怎么能毫不犹豫地舍弃自己的生命、幸福、快乐,而为了一些无干的人与事去付出,他们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

   限于规则,所有人的论题都必须由自己亲身体验,所以,我决定做忠臣。

   所谓文死谏,武死战,要当忠巨好象很简单,可我却又不想这么落入俗套中,想要挑一个最不用面对大是大非大义抉择的臣子身份,于是,第一世,我是御医。

  我以为当一个医生,只要治病就好,很简单的身份,很简单的工作,哪里用埋没良心,哪里用挣扎抉择。

  然而,原来真正的宫廷远比史书更可怕,原来,想当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也不得安生。

  皇宫里的女人们一个个斗得你死我活,表面上贞洁娴淑,暗中杀手频出。要让某些人无声无息地死去,要让某些胎儿,无声无息地失去,要让某些孩子,无声无息地天折,这一切,离不开御医的配合。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面对血腥杀戮阴谋残酷,而所有的一切,都藏在后宫绮丽繁华的表象下。

   在种种利益和权势的逼迫之前,我的选择能是什么呢?

  我尝试在这其中苦苦周旋而不去害人,或不成为别人害人的工具,我尝试不要违背良心,不要伤害性命,我尝试尽可能在微薄的权力下救护别人。

  其实,这不能算是做忠臣,我做的一切,不是因为尽忠于皇帝,而只是忠于一个人最起码的良知和是非之心......

  看,就算象我这样的人,也还是有点良心的,不是吗?

  然则,这样不识时务的我,努力了一次又一次之后,在某一次宫中贵人无故中毒之后,被莫名其妙当成下毒者揪出来,下了狱之后,却又在严刑拷打逼问口供之前莫名其妙地暴毙,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那些,我曾救、曾护、曾宁死不肯加害的人,不管对我伸一次援手,为我说一句话,也同样是理所当然的。

  在那个深深宫禁里,保护自己尚无余力,谁又还能保护别的人呢。

  好吧,第一世,我看到了后宫的残忍,又早就知道前朝的险恶。那第二世,我就两个地方都避开,每天只负责观察星星,这种事总不用埋没良心,面对艰难的选择吧?

   然而,皇帝要找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以前和他抢皇位的前任太子的麻烦,要我说,天边划过一颗流星,是因为苍天对前任太子失德的震怒。我真是瞠目结舌,如此简单的天文现象,他们硬生生能弄出无比诡异的政治风波来。我的选择该是什么,忠于君主还是忠于内心的良知?总之,在我沉默不语的时候,别的钦天监已经赶紧照着皇帝的意思上报了。在以后就是一连串的风波,株连被杀者近两万,我也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案子牵连下,丢了官,下了狱,然后就无声无息地死掉了。

  知道了古人爱在天意上做文章,我的第三世就决定当个翰林好了,一个陪在皇帝身边,只同他吟诗作画,陪酒侍宴的帝王清客。

   后宫争斗与我无关,前朝权争与我无涉,我只要做一个名动一时的才子,以清名而独善其身就好。李白和司马相如看不起、不肯安份待着的职位,我做得快活自在。倒要看看,这么一个清闲职位,又能有什么要命的选择落下来。

  然而,原来这个世界,果然有人处就有是非,竟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尽的。朝中权力纷争,左相一派为了打击性子忠正耿介的御史,出尽恶毒手段。奈何那御史行事极为方正,又清廉自守,竟无半点把柄可以让人抓到。

  左相遂取了御史平日写的诗,让人一字字掰开揉碎了找忤逆的证据,之后再向上举报,又因为我文名甚重,便要我做证,称那诗中确有反意。

  我自然不肯做这样的证。然而,这是身为忠臣,对国家对皇帝尽忠吗,不不不,我只不过是觉得,这种文字狱太过荒唐可笑,不肯让自己涉身其中罢了。甚至忍不住为御史说了两句分辨的话,以我在文坛的身份,从正常角度解释诗词。

   可是,原来,在官场上,朝廷中,没有什么可笑的事情不会发生,没有什么荒唐的事,不被视为正常。

  所有参予审查的官员,都承左相意旨行事,找不到证据,光说一句,你笔下没写,但你心中一定有想,"意动"二宇,竟也是杀身之罪。亲身经历,才知道,原来张汤以"腹诽"定臣子之死,秦桧以"莫须有"决英雄之罪,徐有贞以"意欲"断于谦之亡,景帝竟可以拿到阴间造反的理由,逼死周亚夫,原来这一切都是完全正常且合理地。

   当然,我做为曾经为意图谋反的御史辩护过几句的人,也逃不过同党的罪名被杀。

   那三世的小人物,我做得实在郁闷极了,第四第五世时,干脆就一世做大将军,一世直接当到丞相,可算是出将入相,位极人臣了。

  然而地位这么高,当起忠臣,自然也就死得更壮烈更悲惨了。

  第四世的大将军,手握兵权,又难免功高震主,更连连立下不赏功,叫哪一个皇帝放心得下来呢?

  手下劝我起兵造反时,我倒是真正做出了一个忠臣必然的选择,军队是国家之器,岂可因私利而引发国家内乱?

  在那之后的诛杀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了。

   至于第五世,结局倒不是太惨,至少不是被皇帝杀死的。做一个忠臣,做一个好人,我选择了用什么方式来运用我手中的权力,这就毫无悬念了。

  当然耿耿诤谏是免不了的了,与邪恶做斗争是少不了的了,替百姓主持公道更是缺不了的了。

  于是,今天不让皇上广选秀女,明天不许皇帝大建宫室,后天要求肃清贪官,大后天又宰了四五个强抢民间的恶少,大大后天,跳起来,把皇帝想加税的意旨给封驳了回去。

  于是乎,把皇帝、大臣,上上下下的人全都得罪光了。

  御史们开始联名参我专权擅断,朝中掀起对抗我的公议。最后我不得不请辞相位,闭门待罪。

  之后又屡遭贬谪,流放于荒凉之地,我于凄风苦雨之间,忍受贫病之苦,受小吏凌辱折磨之时,朝中民间,也并无一人,为我奋然而起,出手相助。

  也许曾有几年,我还被人记得,还被人称道是好人,是忠臣。然而,三秋一过,世人便将我忘怀了。

  我死的时候,冷冷清清,尸体被一拓薄土盖着,几次风雨之后,就露了出来,被野狗拖去了。

  我历了五世,以五种不同的身份做出了对于人生的选择,也接受了结局。

  教授认为我很称职,也许不是特别出色,但模拟做得中规中矩,没有犯什么错,一切的选择,一切的做为,都极为符合我所要扮演的人物。

  是啊,和那个行事过于极端的轻尘,以及万事不经心,从来不努力的阿汉相比,我和小容这种认真听话的好学生,到哪里去求啊。

  当时除了象张敏欣这种选题特别容易的同学,论文已经通过之外,我和小容算是模拟得最顺利的人了,基本上教授已经示意我们,下一世只要不出大差错,论文百分百通过了。

  然而,我已经疲倦了。我不明白教授的要求怎么会这样低,我的论文真的可以算好吗?

  我所有的模拟真的完全表现出忠臣的选择了吗?

  我真的是忠臣吗?

  我可以在面对生命威胁时选择保护其他人,我可以在遭受权力压迫时,依旧不肯冤诬他人,我可以为了国家大局,而不惜毁灭自己,我可以为了保护百姓而甘于承担意料中的悲惨下场。

  但是,那不是因为我伟大,不是因为我勇敢,不是因为我高尚,只是因为,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不是忠臣,我只是完美地去完成一个角色扮演游戏。在游戏中我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不会影响现实中的我。

  不担心失败,不害怕打击,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去保持自己的良心,去维护所谓的正义,有什么了不起呢?

  这样的我,怎么算是忠臣,又怎么可能真正了解忠臣的选择。其实无论是我,是轻尘,是小容,甚至是阿汉都一样,无论我们的选题如何,无论我们是成功还是失败,完成度到底如何,我们也不可能真正地了解,我们想要研究的现象。

  在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所谓的模拟,所谓的考试,其实不过是一场热闹的笑话,一次无聊的游戏,完全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不过,既然制度如此,那么,就顺着游戏规则玩下去吧。

  然而,这一世,我到底还是累了,不想那么快就把自己卷进风波之中,于是,我放纵了我自己,我让自己先做一个商人,我让自己拥有倾国的财富,我让自己有足够的金钱,可以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知道,我这一世总要完成论文,总要做一个鞠躬尽瘁的忠臣,但在此之前,我要肆意地享受人生。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心态,这种作法,已经有些偏离了忠臣的要求,不过,反正教授已经暗示过,可以让我通过,我只要不出大错即可,也就没必要太过勤勉认真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象小容那样,对于考第一名,得最好的成债,那么有执念的。

  其实就连最后当这么个芝麻绿豆官,也是我自己刻意选择好了的人生。这一世,我就真的远离朝廷中枢,到那千万里外的边关去,一辈子都是个小官,甚至有可能一辈子不见皇帝和其他权贵的面,我倒要看看,这样当忠臣,选择这样的生活,结局会如何。

  其实所谓的忠臣,也不一定要是名将名相,也不一定要是朝中大臣,也不一定要是一方父母官。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那些史书也不会浪费笔墨记载的小官,那些一生一世,默默无闻,却在暗暗为国家,为百姓,为天下人尽力的,难道就不是忠臣吗?

  这一世,我其实是抱着得过且过,混得一日是一日,只要照论题的要求过完就好的想法。反正教授肯定会通过我的论文,而我,也已经疲倦到懒得再去思考,再去探索,再去研究。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论文是不合格的,至少,以我的标准而言,完完全全,不合格。

  而就在我万事无可无不可,只想混日子的时候,我遇上了你。

  ×××××

  你是个好人,好官。我同你相交,却又并不亲近你,我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观察着你,冷漠地,淡然地,不甚在意,却也不曾放开。

  然后,我发现,你和我在前几世所见到的清官好官大多不同。

  那些忠臣们都十分廉洁耿直,对人对己都有着较高的道德标准,眼晴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看到一丝一毫的罪恶,就誓要挺身而出战斗到底。他们大多看不得世人的恶习,世人的慵懒,世人的不思上进,他们更加见不得世人的奢侈无度,世人的荒谬无形。

  而你不同,你宽容大度,对很多事你可以包容,你可以接受,你可以不斤斤计较。

  你与他们对自己有着同样的道德要求,可不同的是,你并不因为这种操守而感受高人也一等,也从不以你的道德去强求别人。所以,你欣赏我的才华,却并不强求我改变生活。你自己生活简仆,却不对我的奢华无度,责备半个宇。

  你宽厚,你有容乃大,相比他们,你更适合这个世界。你更懂得为官的技巧。

  我一直偷偷看着你,然后,在心深处,慢慢萌生一个黑暗的念头。

  让我去引诱吧,引诱一个好官去面对诱惑,去放弃操守,让我去看一看,一个正直的人,他到底能够坚守到什么程度。

  以前我所见到的清官忠臣们,他们的很多慷慨义行,应该也有着期望能留万世之名,让后人传为美谈的想法吧。为了这一点,牺牲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

  那么,如果我以大义的名份,引诱一个好官,把文人最重视的风骨和名誉都给毁掉之后,他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坚特他原有的选择呢。

  以前我所见到的清官忠臣们,他们可以抗拒诱惑,拒绝所有权势财富的引诱,是因为,他们一早把这一切都视作洪水猛兽,以排斥的姿态,赶到很远很远。不曾身陷其中,不曾感受它的美妙,那么,要对抗它,似乎也就不算太难了。就象一个从来没有尝过女色的和尚,要保持清心寡欲,永远比尝过销魂滋味的浪子更容易。

  那么,如果我让一个人彻底跌入泥潭之中,沾得一身脏污,所有人看了都以为他是世上最脏的人,他还能让一颗心干干净净不染微尘吗?如果他看到了权势的力量,享受了富贵的滋味,他还能记住最早的初衷吗?

  当他开始为了种种理由而弯下腰,低下头,屈下膝时,他会不会就此习惯这样的安逸,而忘了在必要的时候,挺身站起来。

  当今天,他可以为了帮助一个普通百姓而收贿时,明天,后天,或者明年,后年,他会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去敲诈百姓呢?

  所有的事情,开始都是容易的。然而,坚持着不去变质却太难太难。

  就象很多传说故事中的英雄伟人,开国大帝一样,他们举起旗帜的时候,总说着为天下万民,他们使用阴谋手段伤害别人时,总说着是为了伟大的事业,不得不做出牺牲。然而,当所有的牺牲成为理所当然之后,天下万民也就同样可以为了私欲而去牺牲掉了。

  所以,那一天,我救了你,那一天,我告诉你,如何升官发财,如何委曲求全。

  我明明知道,以你的性情,如果做小官,将来最多不过是丢官去职,至少还能保下半生安乐平静,可如果真的步步高升,要么有一天,在那烂泥坑里,变得面目全非,要么,就是他年因为这份不变的执着而招来杀身之祸。

  然而,我依然眼也不眨一下地把你推下了陷阱之中。

  这一次,我要用我的方式来完成我的论文,通过我自己的要求。

  我要看着你,看着你每一步的努力,每一步的挣扎。

  是的,我不相信,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人性可以那样高尚,我不相信,在这卑劣的官场中,人的思想可以这样高贵。

  我更愿意证实,所有的英雄忠臣都有弱点,他们的伟大事迹都由一个个假象构成,所有的坚持都可以被打破,所有的理想,都有可能幻灭。

  我更想要证实,原来,所有的忠臣义士,他们骨子里,和我这种平凡人,其实并无不同。

  你以为我在天涯海角地流浪、游玩,其实,我有很多很多时间,都在你身边,只是你从没有查觉到。

  我看着你收受各种各样的贿赂,大笔的钱财,从你手中来来去去,你无论怎么使用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然而,你从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文钱。

  我始终不能理解,人活于世,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好吗?那么为什么,你可以这样地苛待你自己。

  我看着你四处周旋应酬,对上位者卑躬屈膝,可你的眼晴里,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卑微自惭,失落放弃。

  我始终不能明白,读书人不是最讲究磊磊风骨吗?人的尊严,人的高贵不是最不可侵犯吗?古来不是有无数名臣义士,大声喊着士可杀,不可辱吗?为什么,你还可以含污忍垢,做尽这一切。

  当然,我知道你不是不痛苦的。

  那一天,你收到当年共同立志同窗旧友的信,责备你有贪墨之名,责备你有违读书人的风骨志气。

  我在你的窗外,陪着你,看你默默无言,握着信纸,独坐一夜。

  那一年,你族中的长辈,路过大名府,你亲自去迎接,可是那位倔强的清寒老人,却是从头到尾,连看也不看你一眼,答也不答你一声,就此过境而去。

  我在你的屋顶,自斟自饮,看你独处一室,饮酒至醉。

  那一回,你在好几处上官府里周旋来去,到处送礼,作揖,哀求,陪笑,受尽了冷眼讥嘲和刁难,好不容易把被扣住的治河银子讨来一半,刚赶回大名府,就遇上河堤坍塌,压死好几个工人的惨事。修堤的工人怒极恨极,在河堤上叫着你的名字,破口大骂,说你是丧尽天良的贪官,说你一个人吞了治河款,却害得河工丧命。

  你听到怒骂,什么也不说,只是飞快划拨银两,分派人手,尽早重修河堤。

  那个晚上,你又是一个人,缩在房间的一角,怔怔发呆了很久,然后,象个软弱的孩子般,无声地落泪。

  我以为你是为自己受到的委屈和冤枉而悲痛,然而,当我凑近窗外,提聚内力细听时,却只听到你一直一直喃喃自语,责备着自己的无能,自己的软弱,责备自己无法更快地拿到治河款,无法在灾难发生之前阻止。

  一直一直,你都不变,身在泥污之间,其心皎洁如月。

  一直一直,你都不改,纵然悲伤,纵然疲惫,纵然不被任何人理解。

  做为读书人,你毁了自己的清誉,可是,却不肯自暴自弃,却依然没有忘记走上这条路的初衷。

  做为官员,你不够刚直,不够清高,不够任何可以在史书上留下灿烂一笔的资格。

  你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你疲惫操劳,你鬓边华发渐起,你眼中憔悴之意渐重。然而我知道,选择了这条路的你,无法以直名,英名,美名而留于天下。

  将来史书上留给你的也许只有一两行字,也许,只是一个能吏的评价......

  看,只是能吏,连一个"臣"字都未必混得上。

  我一直在等,等不到你改,我一直在看,看不到你变。

  然而,我依然不能理解,到底是怎样的力量,驱使你做出这样的牺牲。

  你和我不同,你的生命如此短暂,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这样珍贵,为什么要为了天下人,如此为难你自己。

  你不是我,你的生命只有一次,你却一步一步,把自己往更高,更冷,更危险的地方逼。

  你不是我,你的所有选择都无法重来,每一个结果,都必须以一生来承担,然而,你就这样,有些痛苦但绝不后悔地把读书人最重要的后世之名也毁弃了。

  我知道,我的论文,永远也无法完成,永远也不能通过我自己的要求。因为,我始终不理解,不明白。

  我自己身入其中,但因为利害得失对我来说实在微不足道,所以根本不可能得出真正的感受来。

  我在一旁冷眼看你的一切,自以为旁观者清,但我毕竟不是你,就算是看得再多,也同样无法代替你去思想,去理解,去感受。

  然而,是你让我相信,这世上,原来真正有正直的灵魂、高尚的心灵,原来,再冷漠黑暗的世界里,也会有温暖与光明。

  原来,史书上所记载的人,他们是真正存在存在,真正伟大的。

  不管再过多少年,科技如何发达,时代怎样变迁,他们身上,总有一些东西,一直一直,都在那里,闪耀着光芒。

  也许我们这些后世的人,看不见,感受不到,但是,那光辉却始终存在,绝不会因为我们的愚蠢、卑劣、自私、冷酷而有任何改变。

  我放弃了我自己的论文,而开始按照学校的规矩,去做必须交给教授,且肯定可以通过的论文。

  我在国家危难时,挺身而出,我散尽家财,入伍边关。我依然完美地扮演着游戏中的角色。

  也许心境已经和过去几世有所不同,但这,也并不影响什么。

  然而,我已经放弃了再继续观察你,你却来到我的身旁,你却和我一起,并肩来面对国家的危难,你却因为我受到的不公待遇,而愤怒地要把你一直以来所坚持的理想就此抛弃。

  我知道,你是一时冲动,我知道,你事后一定会后悔。

  你这种笨蛋,会把朋友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却把家国天下,百姓福祉,看得比一切一切都更加重要。

  然而,我到底还是感动了。

  卢东篱,你把那么多人那么多事,都看得如此之重,但是,你自己呢?

  在你的心里,到底把你自己排在了第几位。

  卢东篱,你为什么蠢得要把一个冷眼推你入泥潭的人视做知己,你为什么要把一个一心利用你的人,看得比你自己的性命还要重?

  卢东篱......

  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

  其实......

  只是在利用你!

评论
热度 ( 10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