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齐攸宁篇-感情好但届不到

  这位宝宝目前只有龙设,装饰具有特殊含义,意会就好

  Diavok年轻世代吉祥物齐攸宁,┞ 插卡 ┧ 章靖北篇-白驹所过之隙里提到的小迷糊。

  【研究使人快乐不足以远离纷争

  【热爱穿基佬紫然而并不是什么GAY

  【在女孩子中的人缘异常好但似乎,大家只是把他当一个可爱的小屁孩

  出奔寂风郡前的日常大致是——

  “是我?”

  “为什么又是我?”

  “我做错了什么你非要我去做执政官?我改还不行吗?!

  是个理想的人生状态为【啊,我要和权力保持距离,只想安静地捣腾我的军用机械研究】

  然后被老板说“好啊那停这个月的经费”就会“1551”着抱大腿的师门不幸x

  发出男孩子的声音:“嘤嘤嘤。”.jpg

  如果诱导他那你自己做了执政官经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啊,会一脸悲伤地说,我看上去像那种巴不得英年早逝的人吗

  (风凛凛:膝盖有点痛)

  社恐程度不明,表现形式并不是开不了口或者结巴——得益于多年来和导师(实际的师糊糊,挂名在执政官门下不过一早就和导师臭味相投啊不是一拍即合搞事情去了)为方案争得唾沫横飞面红耳赤。

  认为这之后气喘吁吁的那一刻爽极了最接近生命的真谛,所以社恐的表现是脸色发白(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x

  按照新设这个世界差一点就往炼金和魔导科技上走了,但是帝国的崩溃中断了这一进程√退回到低魔,技术长期没什么进步还被人觉得没意义的半吊子状态。

-所以出逃事件是怎么回事

  ┞ 插卡 ┧ 章靖北篇-白驹所过之隙中提到“直到被未来的领主百般针对,幸得Diavok西南大营元帅暗中援护出逃寂风郡,稀里糊涂地做了异族的总机械师……”

  但实际上,出逃事件中颇多误会。幼年时和小师弟玩耍频率排序大致是Diavok女性继承人(穆云澜,离城后改掉自己的姓氏)-章靖北-穆风凛,穆风凛对这个深居简出的小师弟知之甚少,仅有的印象就是他人有点呆,偶尔表现得疯疯癫癫的。这种人,除非扮猪吃老虎,一般自己不会搞事,但最容易被用来搞事,实际上穆风凛仍在考虑如何处理这个完全不了解的潜在威胁性人物最好(稀薄但存在的同门情谊让他犹豫了),结果等不及要搞事的人先搞了起来,突然卷入超——可怕政治漩涡的小可爱吓得赶紧向印象非常不错而且可靠的章靖北告状,并抱紧代替章靖北回城述职的部下大腿,星夜兼程连滚带爬逃到西南大营。

  小可爱:“表师哥!表师哥要杀我!!!”

  元帅:……哦。

  PS:或许应该说心性单纯的人常具有看穿本质的直觉,章靖北本人从来没觉得自己对小师弟特别关照过,还正在定风之战彻头彻尾被好哥们儿利用的三观震荡期,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小师弟会如此信任自己,以命相托。

  但在小可爱看来,一定会态度坚决地保护自己的首选人物是表师姐穆云澜,而穆云澜失踪了,那么唯一可以依靠,能够确信不会谋害自己的,只有远在边地的二表哥章靖北。章靖北在小师弟这里,有着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柔怀可靠,敢当敢为的形象,而且没有“他虽然表现得和人疏离,但……”这种前提2333但在章靖北本人毫无自觉的情况下,章靖北对此的第一反应是攸宁也变了,对那个位置动心思了,是争不过好哥们儿的丧家之犬;第二反应是,因为自己不受军令的抗拒态度,有人想从自己身上找突破口对风凛凛不利,所以搞事来试探,真正想利用的不是小师弟而是自己。

  ——他完全没往这整件事有可能是风凛凛在试探自己上想,但这分明是最大的可能。

  章靖北表现出的陌生和消极让攸宁坐立不安,最后还是走为上计,打算往林深树密据说“机巧”也比较发达的驭梧郡养老去,不过这货不止张冠李戴(机械好的分明是寂风郡)还是个路痴,阴差阳错投奔到寂风郡去了x

  同门小师弟不知所踪这事儿风凛凛过问过,主动丢令严词要求元帅立马亲自回去述职。

  ↑“你特么从我这里撬人走了不打算解释下???”

  面对力劝他不要回去或者带好卫队,同时很勉强地表示我们尽力控制军队(但是,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因为军队和你还不是一条心)的若干心腹,醉醺醺爬起来的元帅表示:“啊啦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死就死了你们在新元帅那里另谋高就就好

  完完全全的真心话,然鹅心腹的意义就在于主人丧反而会加剧保护欲,尽管主人对自己正在虐粉固爱毫无自觉。

  碰面后章靖北毫不做作地表示:“人没了,他自己走的,不知道去了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我醉了,不知道,找过了,找不到。我驻地那块那么大,鬼找得到。”

  风凛凛理解为“哦脏活你替我干了,只是不方便说,这是给我借口呢。”

  风凛凛内心OS:虽然很对不起攸宁而且我真没决定杀他,但实际就是这样最好,我感觉不错,还很有点开心

  ↑从头到尾都把元帅当自己一派的人,为本阵营得力干将终于知道给自己搭把手而开心)

  元帅:这是开心的意思吧……所以攸宁说的是真的,你这个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能理解并支持成大事不拘小节但不能接受六亲不认

  元帅:不对,如果你真想对付他怎么可能让我顺利收到消息,让我有机会救走他,所以你是在用他试探我……?

  (细思恐极后背发凉,好感度进一步降低。)

-元帅想不开的点到底在哪里

  元帅想不开的根本原因是,无论心理还是实际,他都的的确确是风凛凛那一派的。小师弟找他帮忙的时候,他难得积极地从醉意中把小师弟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除了温情,还因为,要避免小师弟和更可能对风凛凛造成威胁的势力接触,并且如果攸宁真的构成了威胁(事实证明没有)他确实会选择风凛凛。

  所以脏活虽然没做,对于章靖北而言,却和做了没有两样,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会做那种事的人,会毫不犹豫为风凛凛扫除障碍——“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他。”面目可憎的就是“无论如何”的自己,甚至不等从应不应该,和愿不愿意中周旋出结果就已经允诺他的要求无数次的自己,以及明明处于这样没有资格抱怨的立场,却还是抑制不住不满滋生的自己←太虚伪了啊w

  但会做和被算计着不得不做,或者被测试出这种没原则的立场,可是两码事w

  再和参军长一对比,“嗯他现在需要的只是这种光会说好好好对对对的人了,可我不是,我做不到。”

  参军长:你对我可能有什么误解不过没!关!系!♪

  PS:就算章靖北自己觉得,对小师弟动了不可原谅的杀心,而且这种阴暗的念头是促使小师弟(齐攸宁感觉到了但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认为必须马上离开西南大营,优秀的救命本能)离营的重要原因,但小师弟对这件事的观感仍然是“表师哥救了我,他果然是个好人QAQ感恩,比心!”)

-事件在后续故事中的发酵?

  元帅宣布弃Diavok自立以后,王妹驾驭强悍无匹的鹰城袭击Diavok,和穆风凛在Diavok头顶神仙打架,大大消耗领主后,小师弟齐攸宁完好地出现在最憎恶的敌对势力队伍中,使风凛凛的被背叛感升至顶峰。

  此前元帅来禁牢劫人,也和曾经从城中劫走小师弟这件事挂钩√于是两人间的裂隙再无法弥合。

  所以说啊,笨蛋要到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缺乏沟通呢(托腮

评论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