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嵇君修篇-郡王的交易流水簿

项目

  “跟我一对一决斗,赢了,才配同我谈剩下的条件。”

交易方:章靖北&郡王

发起前提

  漠上季节性沙暴(风)的天然屏障被穆风凛压制,参与重要庆典的男女老幼遭重兵围困,狄漠率领的军队,只能撕开一个随时会失效的逃往蒙戈淖尔湖的缺口。

  前所未有联合的部族们之间战意沸腾,宁可和同胞同生共死,而不愿受没落但实力仍不可小觑的前宗主要挟,与Diavok拼个你死我活的声音甚嚣尘上。

  同意交涉本就令不少族人心生不解,决斗的风险则使亲近之人也极力反对:“我们曾立誓成为鹰王羽翼,捍卫自己的王,百死不悔,更别提让兄弟替我们送死。”

结果:

  答应条件,最终全力搏杀之际因参军长所挟持的人质的呼喊分神(人质的出现意味着君子协定已被打破,因此决定执行预定计划,有放水的主观倾向),左胸遭到重创,险些不治身亡,被生擒押回帝都。

项目:

  “我希望你考虑清楚,长老会才是Diavok真正的掌控者,嘴巴闭闭紧,捱过这通皮肉之苦,把城源交出来,我们保你回去继续舒舒服服当你的寂风郡郡王,否则……”

  “你认罪的话,我就放过他们。”

交易方:长老会&穆风凛

发起前提:

  双方都想要寂风郡城源,其中长老会的需求更加迫切,因为穆风凛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体质者的身份,一旦掌握城源,就可以在提供给国民安全感层面,和他分庭抗礼。

  而匪首是否认罪,关系到定风之战是否正当,涉及被长久压制的军方的利益。唯有嵇君修认罪,军方得到切实好处和地位的普遍抬升,才会信任和追随成就他们的执政官。

  郡王的考量——

  “招致灾祸的,应当是懦弱无能的领袖,而不是……‘联合所有部族’,这幅蓝图本身。”

   ↑因为在设想中,朗罕尔族长将成为强有力的接替者,就算狄漠不想做,而换了别人,出于对他一开始同意交涉的“软弱”以及认罪这一“背叛”行为的极度不满,寂风郡会把责任归结为联合了大家←我们有力量→却无端约束自己,那么至少团结的思路不会被破坏;但若大家继续搞领袖的GeRen崇拜→我们的神子是没有错的,错的是什么呢,我们就不应该作为整体行动←“神子人很好,但是想法太天真了”,这就是区别。

结果:

  认罪,“被处决”,实际没有死。

项目:

  “被自己救下的人喂毒感觉怎么样?”

交易方:戴缙&郡王

结果:

  郡王表示没怎么样,情绪稳定,毕竟自己曾经救下的人(风凛凛)干的事可缺德多了(以及之后会更缺德)。

  郡王:再说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道毒药总归你是要给我下的不是么,谁来都一样,记恨迫不得已的人不怪罪魁祸首这不是不讲道理吗。

  ↑系统提示:开始自暴自弃。

项目:

  “押去他面前,剐了。”

交易方:戴缙&郡王

发起前提:

  同样是个不开口的主儿而且是郡王死忠粉(戴缙:好奇怪喔眼见着寂风郡对这个前郡王的评价变好了,我们不是把他搞老臭了吗)审讯一直没有什么突破,本来想杀了算了,想起郡王曾经为小孩子答应投降,答应认罪(系统提示:因果不成立)

  参军长:嘿,玩玩他。

结果:

  郡王全程死死盯着,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但别说求情,什么话都没有说。行刑人于是停止剐人,转而对郡王动刑,半死不活的俘虏一看急了,“你们冲我来”才吼了半句,对上郡王的眼神,立马也不出声了,就咬着牙看。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郡王:他们就是想靠这个看好戏,别上当。

  到最后俘虏反而笑出声,哼起圣歌。

  ——“对不起,郡王。”

项目:

  “你发誓不再尝试自杀,我好好葬了她。”

交易方:戴缙&郡王

发起前提略

结果:

  以我自己的方式纪念她,随你怎么去评断,我又不是做给你看。

  ↑参军长后面没有再搬教宗的尸骸出来,难得的留了一线,除了因为对教宗态度特殊(其实是同类的惺惺?巫祭之间多少都有点,就是一个编外的变态也难免),还因为隐约有种真的去把教宗刨出来(戴缙:噫恶!),郡王肯定要发飙的预感,虽然想不到具体是怎么样,但是……

  “一线信任,是驯兽的关键所在嘛。”

项目:

  “如果他招了,就拿这个给他解毒。”

交易方:参军长&小徒弟

发起前提:

  打算写但迟迟没有写到!基本是参军长发现小徒弟没经过自己,就和风凛凛勾搭上了。

  参军长:诶嘿有个性,他变得有点好玩了。

  慢慢发现,治郡王治得很细致,是那种超出职责范围的细致,而且简直不要太体贴,有些搁参军长肯定要把囚犯弄醒再治(时间富余没准还架个镜子让他看自己被各种切切剖剖缝缝补补)的伤,徒弟都尽量趁人家昏迷的时候加班加点搞。

  参军长:居然还用过安神的药物。

  参军长:有猫腻。

  参军长:单纯的孩子一试就试出来了。

  (↑会被试出来还不是因为你信用度没透支x)

结果:

  小徒弟难以接受,软体高度不稳定之下扭头就跑

  郡王(双倍发作以后,而且未来好几个月都要双倍发作):……何必?

  参军长:???

  郡王(一脸耿直):你出于好意警告他就不能用一点温和的办法吗?非要这么磨他吗? ←大意

  郡王:不是很懂你们Diavok人。

  参军长:!

  ↑内心:什么你居然不误会的吗不对怎么我那些糟糕极了的想法你能一眼识破搁他身上你就不往坏的方面比如什么博得好感再套情报,比如假装对你好其实是耍你上头想了???等会儿所以这才是我觉得我徒弟很有意思的原因吗没错他是很有意思啦会对一个差点杀了他的人好可是为什么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啊?!!!

  参军长:你是不是脑子不清醒。

  郡王:……是吧。

  总而言之,是很容易惹祸上身的性格呢w

评论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