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Relytain篇-离散的属国与前宗主政局间的相互作用

【被历史撕裂的Relytain】

 

  “神啊,若我的咽喉仍温热,若我仍歌您的歌,若我仍是您的子民,请您、恳请您……”

  遗忘了子房的种子最终乘风落回孕育她们脑中狂热的所在,亦即鹰神殒没之处,西漠教“湦”氏的歌曾遥指西方,在漫长的岁月之后,神明的养子(Relytain地区原住民)与女儿(湦氏)终于相会。高大健硕的男女们全副武装着简洁却趁手的弓箭长矛,漆黑锋利的晶石在这些自制武器的末端闪闪发亮。他们凝望着憔悴不堪、奄奄一息的湦氏余脉,不知会否稚子少女在其间低呼过一声,自此以后,湦氏抛弃了过去,无论神明的女儿曾被称为什么,她都不再是她所曾是,而化为“光芒仿佛可以流动一般的美丽星辰”(湦)。羞赧的边民族长满怀着星辰的流光——忘却一切的神明迎娶了他的女儿,以那颗曾在他遮天蔽日的神祇之躯里跳动的心脏为聘。

  她伸出手去,唤醒了它,神明率领的养子们开始歌唱,在神迹面前屈膝的仅有神明一人,亲吻她皴裂的额头,往后的千百年间,便是一往情深的神子,唇心所能触碰的,也不过是女儿们额心的那枚宝石。

  鹰桓之地在看守们子嗣的地图上显示为一片空白,这或许意味着神明对消散的恐惧总算有所裨益,从传颂到肆虐,从散播到屠戮,湦氏遗忘了故乡,恐怕连[时间]也万万想象不到鹰神竟始终在原地徘徊。Relytain人使用歌声般的语言而非确凿的文字,部落与部落受狂风摆布,跟随水源迁移,随着原住民们对所钟爱的芜砂的搜寻活动日益频繁、组织成熟,若干千年以后,鹰神的躯壳必将重现人世。

  然而Diavok贵族的到来极大地推动了鹰城出露的进程,没人会嫌黄金堆砌得过于多,喜爱芜砂的不止是为争夺矿坑你死我活的各部族首领,还有后来居上,更深刻理解芜砂意义的Diavok人。芜砂能使源脉阻涩的人运力自如,甚至最无可救药的没有源脉的废物,依靠它亦可期一战。

  战争就这样开始了,借助从未见过的书籍、器皿、食物等许许多多小东西,Diavok同每一个活着的族长都成了挚友。他们毫不介意将桀骜难驯、只会消耗粮食的俘虏交予友好的异邦人,为获得更多活生生的通货,就算刻意挑起纷争也在所不惜。劳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Diavok设在漠上的前哨站,等有识之士发现事情开始变得不对的时候,大势已去。

  冶金之都建立后的数百年,随着都市的成熟,nu隶制渐渐废止,代之以更温和稳定的阶层划分。而当帝国崩溃,势力收缩到以帝都为核心相对狭小的区域以后,荒废的冶金之都被分割为毗邻的新城池驭梧郡和寂风郡,留给寂风郡的,是固执地信奉西漠教的原住民遗脉,精神无处可归的nu隶之子,和始终若即若离的外来者后代们。

  西漠教并不足以凝聚起身世背景错综复杂的人们,至本代,致力于以暴力塑造信仰的朗罕尔,已使西漠教原教旨派的弊端暴露无遗。

  

  

【是时候将项圈还予nu隶了】

【不符宗主期待的代理人】

TBC

懒癌好了再补

评论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