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章靖北篇-白驹所过之隙

  日常唠嗑补设定

  本篇主题是【Beta天才生存全记录】

  又名“参军长手把手教你如何在伤口上撒盐”x


• Nightingales in the golden cage


  在现存国家之中,Daivok是将神权荡涤得最彻底的一个,却致力于维系与其伴生的人间权柄,精心打造一尊军事民主制的黄金牢笼,无冕的王在帝国的顶端歌唱。

  执政官的选拔标准与血缘出身的关系向来稀薄,某些“王”式微,而长老会内因争斗腥臭不堪的年份,权贵们将位于顶点的宝座视为洪水猛兽,谁也不忍心将自己的血脉,不论他是狮子,还是绵羊,白白送上那块砧板予人宰割,最愚蠢的人才会图谋驾驭不了的虚席。久而久之,培育傀儡的任务落回执政官自身。独揽大权和委曲求全便于这狭小的独角戏舞台间交替上演,而究竟扮演哪一个角色,仅部分地和执政官的才智有关,更多取决于,当时的Diavok寻求着何种代理人。

  唯有那些最大程度执掌权力,令行禁止的真王,才被奉为天权领主。

  至故事所位于的时间点上,风声鹤唳,端庄娴静、会为群星流泪的女王,起初就被排除在选项之外,尽管她是执政官最钟爱的门徒,幼年体弱多病,最好掌控。剩下的孩子们,一个醉心机巧,年纪轻轻已镜盖过颊,和与他一拍即合的导师终日不知泡在机关塔藏书楼的哪个角落里,有闻直到导师过劳死,城中卫队才头回见到这个在册的继承者候选,彼时少年衣冠不整地冲出来,脸窘得红红白白,说起话却意外的流畅。

  但这不妨碍包括但不限于他自己在内的Diavok人认为,就像他的师父一样,他不过是来凑个数的。直到被未来的领主百般针对,幸得Diavok西南大营元帅暗中援护出逃寂风郡,稀里糊涂地做了异族的总机械师,负责鹰城日常维护,仍对这段死里逃生经历的根源一知半解。

  总而言之是一个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铁律坑懵逼的小迷糊x

  最终,执政官的人选,只在穆风凛和章靖北之间。


• Diavok双骄间的爱恨情仇

  又名 万众期待的Alpha是个Beta没前途的Beta到头来却是Alpha挑继承人眼神这么烂真的没关系吗


  “从小到大,那些你所不知的,不忿的……不屑的热望,不是都由我代你而受?哦,别误会,兄弟,我无意控诉这一切非我所愿。只是抉不出迄今为止你亲自立的誓,哪一桩,该被奉为你最为得意的台词。

  ——不知,可否赐教?”

  

  不世出的军事天才早早退出烫手山芋所属权的追逐,倒不是深知怀璧其罪——果真如此,和军部划清界限方为上策。现实却是不顾同门师哥的提醒加入童子营,从最底层的士兵做起,始终无意退伍。章靖北志在军旅,面对这颗军事新星的升起,牢牢掌控Diavok实权的长老会如坐针毡。排除万难扳倒前任元帅,重创军部已使长老会元气大伤,好在——好在,较之前代,章靖北更类先锋悍将,不知有意自保,还是真的不谙此道,在军中威信总是不高,追随者稀少,当然,部分是因为前任元帅声名仍在,热血笨蛋们向来不容易更易偶像——简直说不好该庆幸还是该警惕。

  好兄弟的请求不无道理——以同门师妹亦是穆风凛胞妹的青梅竹马的失踪,和穆风凛无动于衷的态度为契机,发作完长期积攒的愤懑后,章靖北多少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他替自己分担了许多压力,又先后遭到沙蛮挟持欺辱,目击执政官被杀,章靖北隐约明白自己的不满其实相当孩子气,因为自从成为执政官以后,穆风凛同他们逐渐疏远,态度敷衍冷漠(实际上逢场作戏都欠奉)整体感觉,好像大家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内心深处,章靖北对这种变化感到无所适从,极度郁闷。

   ↑实力超绝的“冰”体质异族在暗杀之夜封冻了大半个天权首府,Diavok神权失落已久,无从得知那恐怖的景象很大程度上是体质觉醒的余威,还以为是怪物们的日常操作,对体质者的恐惧和崇拜甚嚣尘上。穆风凛的体质觉醒得正是时候(实际上他妹也受刺激加速觉醒了,只是体质特性原因,表现得不明显),长老会就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顺从Diavok上下的一致呼声,拥戴风凛凛为执政官。

  穆风凛回应他时流露出的真实想法,顿时令章靖北情绪高涨,而穆风凛的许诺——只要你付出实际行动,协助我摆平眼下的危机,我就不惜一切代价找回我的妹妹,并且想办法让变得越发古怪的她重新被城内接受——则使远征寂风郡并成功势在必行。

  征服寂风郡,将实现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将赋予他无可辩驳的军权,将提供治愈青梅竹马的最后希望,将弥合穆风凛和他之间的嫌隙,将证明他的诺言至高无上。

  这样贪婪的愿望,最终——


• 闻香识男人x 

  新生的邦联国家寂风郡,于定风之战后倾覆,郡王被押解至Diavok国都,曾几何时数罪并罚,很快被处决。

  战后三观各受到一万点暴击的章靖北(见┞ 插卡 ┧ 笔锋所及之处-截至目前新设基本覆盖的角色的生日设定,以及╃ 空穴无风 ╆ Chapter 4 TESSERA ½(2)),面临的最大难题不是追剿不断袭扰营地的流匪,而是以【武衡】为国都的天堑彼侧之敌。在他重伤掉线、远征军群龙无首期间,军人们依样画葫芦,将长老会对自己的残酷盘剥与践踏复制到样貌迥异的外族人身上,和饱受贬低的未开化蛮族无异。

  (定风之战使他得以遇见罕有的可堪一战的劲敌,寂风郡郡王源脉强悍,谦和有礼。他说明小师妹的病情半是忧心着急难以排遣,半是脱口敷衍,没想到对方设身处地为他开方便之门,甘心自降身段请求避免刀兵相向,然而章靖北骑虎难下,身不由己,最后一拍大腿提出了个自以为很棒的解决办法——如果不是参军长从中作梗其实也确实还不错——二人决斗。

  不想这场决斗最终还是成为了悲剧的起点……貌似。)

  元帅三观:-1-1-1-1

  忙于宣泄暴戾啃噬腐尸的饿狼,已然失去和巨兽对抗的勇气及智慧。接连几次战事失利,致使远征军深陷战争泥淖,不得不滞留边地。几乎无法理解眼前事态的元帅,有生以来首次有了“黔驴技穷”的切身体会。他处理自己混乱不堪矛盾重重思绪的方法仅有一个:喝酒,喝到天昏地暗,喝到意识断裂。

  军中皆传是寂风郡郡王狗急跳墙(√)时的一击,对元帅的源脉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才令素来恃强的元帅性情大变。

  远征军:卑鄙的外乡人.jpg

  相应的,关键时刻抚镇军心的参军长在军中的声望与日俱增,最后的长老→意味着支配传说中不可计数实际已全部充公会产,和数代积威的余辉,领主的宠臣,和军方的恩人(前两个身份,使他们只敢对这个忍辱负重还恩军方的人感恩戴德),戴缙的存在就是一根定海神针——Diavok没有放弃他们,他们还有和领主议价的渠道,这个渠道只要戴缙一日是西南大营的参军长,就一日不会关闭。

  参军长:啊呀,两边都舍不得我走耶,这可怎么办♪

  他偏喜欢往那只会冷眼望定他的元帅帐里钻,天纵英才在酒精的侵蚀中脱了形,唯有一双眼睛,最早的昏乱褪去后越醉,越灿亮,在无光的帅帐深处,穿透熏天酒气投向他。

  戴缙元帅在逡巡什么——他眼中偶尔掠过的疑惑,以及极少数极少数时候,猝然燃起又转瞬熄灭的希望。

  “是妄想的味道呢。”参军长舔舔有些干燥的唇角:妄想,那个人还活着。

  “因为我的力量,满是‘他’的气息。”

  

  Ps:新添设定发散了下元帅对异类们的天然亲和力,大概就和我们中的一部分人能够分辨出不同人的体香→肢体本身的味道一样,他可以“嗅到”源脉的味道。

  这个“味道”理论上,在源脉的主人被杀死后无论如何都会挥发,毕生修炼积攒的力量被杀害他的人吸收。一般人有源脉就像吸收普通营养物质一样,没有源脉相当于嗑药,high那么一会儿(舒适度接近蒸桑拿?)

  每个人在吸收期都会有死者的味道(力量意义上的血腥味?)但是一般人闻不出来,如果拿香水比喻,就是大部分人直观感受是“真香!”,但是元帅就能分前中后调x

  ↑这部分设定被挚友 @随手敲的 吐槽为信息素x

  “参军长这种没主的又浪的O会粘上各种A的信息素,元帅一个A并不懂。”

  (当然要真在ABO世界观里,那么元帅大概是一个只闻到味道却不为所动的宇直beta。他只想和Alpha打架,Alpha们却都不想和他打。

  风凛凛:你是我的元帅咱们俩这个身份打起来成何体统,体统不说,明天咱们就得被【变天啦!】的谣言砸死。 

  郡王:……是在耍我吧,绝对是吧。

   领主&郡王:你已经是个大人了,正常点?)


  参军长身上散发着郡王的“味道”,在第一次发现元帅的异样(混杂着震惊、愧疚和痛苦)表情后很快找到了新的乐子,没事儿就故意去元帅跟前晃,性质简直就跟枪尖挑着郡王的残肢断臂显摆一样

  令章靖北不解的是那股力量的气息时浓时淡,并不稳定——好像郡王还活着似的,但他经常断片的脑子,已经不能支撑他追查真相

  “大概,没有源脉的人,就是这样吧。”章靖北想,“参与处刑,分得这杯活人做的羹汤,可就算吞入腹中,据为己有,也没法运用自如。”

  元帅想不到,也不敢想的是,眼前的人,正在由那个活生生的死者“供养”。

  “我因为定风之战的事,对戴缙偏见太深了,他没有错,他没有错,他……也没有错,都没错,那是……我错了吗?

  我错了吗……?”

评论 ( 3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