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穆风凛篇-少年手中唯握权杖

  做了一个新样式,以后新设补完统一使用插卡形式啦(我也很绝望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忙没时间写很连贯的文字,哎)

  昨天深更半夜摸的一丢丢Diavok领主-穆风凛,在幕间这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小鬼日常被我喊风凛凛并没有增加他的可爱度,大概今天依然是在深更半夜改,是个和半夜有缘分的boy√生日设定在1月25日,是水瓶座呢(ps:其实星座这个东西我始终不大信,但是定生日的时候还是有参考占星方面的资料,因为顺序不是星座→人,而是先有个人设在再根据星座什么的去匹配到生日,嘛,算是创作者的特权所在叭?)

  之前在人设问卷【风凛——终焉始于宿命的一个凝眸】里填的碎碎念也一起整合过来,那边就只留比较琐碎的问卷内容好了,那么这边是剧情梳理的部分w

  我对这个角色爱得远没有对郡王深(其实我最近有在怀疑我对郡王的爱很大程度上是emmmmR18甚至R18G这个意义上,诶哟欺负圣子好开心呀(棒读),更多的时候他就像一个衬托用的布景,在过去的故事里,我给了他亲人,兄弟,苦痛和穷途末路的疯狂,一个角色或者说一个人该有的最基本的履历,就是现在在辛勤细化的部分,当然当年只有框架。

  现在阿妈虽然已经污得不像样了,但我还是坚持风凛凛→郡王,极北→郡王,狄漠→郡王,小徒弟→郡王……间没什么社会主义兄弟情,郡王这个人经常害别人SAN值狂掉然而就是没有BL感情线,毕竟郡王非常直,只喜欢琼姐姐√

  这里是不是应该插播琼姐姐一下:西漠教教宗  

  不过这并不妨碍有各种R18→R18G……嗯,应该不能叫擦边,因为我理解的性qin行为本质上性不是很重要至少不是最重要的,搞oc嘛要的就是随便,随便小伙伴和自己怎么吃他w

• “故事”的起点与大事记

  Part1:天知地知你知我不知的

  ren质掳掠事件

  穆风凛同嵇君修的初遇。

  彼时寂风郡(古语Relytain)部落族长们割据一方各自为政,在相互角力的朗罕尔和格日勒图两个大族间混水摸鱼。(朗罕尔性质见条目:┞ 插卡 ┧ 朗罕尔族长狄漠)两族争权夺利觊觎代理权的同时,心照不宣地借助这种微妙的相峙要挟中yang权力式微的宗主,以图最终赢回祖先们曾经的生活。

  宗主国长老们各怀鬼胎,共同施压要求执政官――穆风凛的恩师出面,前往大漠平定事态,意欲进一步动摇执政官的威望,削弱他的势力。战况逐渐陷入胶着,凭借错综复杂的情报网络,执政官得到年幼的第一顺位继承者可能遭到谋害的密报,当即以“随军观察增长见闻”的名义,调动一支亲信伪装成邻国迷路的商队,护卫他与自己会合,方便加以保护。

  这支小队在大漠上意外遭遇名义上属朗罕尔部统领,政Z观点激进的沙匪。宗主国过去数百年间对边地的高压管理,迫使曾经的自由民失去了绿洲,不得不从事单调且高强度采矿和冶金工作。他们怀着一腔热情归附宣称将带领漠民赢得独立的朗罕尔部,但很快发现比起召集漠民和宗主进行硬碰硬的对抗,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西漠教原教义信徒的朗罕尔高层,更热衷于和格日勒图拼个你死我活,恢复西漠教的尊荣。沦为沙匪只不过是他们的权宜之计,一方面为了活下去,另一方面,方便和格日勒图进行接洽,从而脱离朗罕尔部。

  穆风凛于处境尴尬的恩师膝下,成长得敏感多疑。他并不认为这场遭遇纯属巧合,不存在的背叛者究竟是在千里迢迢的帝都、还是就在自己身边的猜疑,以及近在咫尺的生命威胁让少年的神经濒临崩溃。

  就在这时,同样年轻的未来的大漠郡王机缘巧合之下,出现在他面前,展现出超越年龄的领袖风度――沉稳,从容,果决,睿智,全是极度压抑的少年梦寐以求的特质,或许可以称之为“要成为什么样的男人”的范本的存在。

  那个人仿佛拥有让人信赖的天分,穆风凛理所当然地放下戒心,将苦苦藏掖的真实身份向对方和盘托出,并毫无保留地相信了对方“你会活着回家,和亲人团聚”的许诺。

  仿佛为了证明放下身段和戒心,寄望于不知底细的异族有多么天真,格日勒图少族长――当然,被他误认为朗罕尔部的年轻高层,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卖了他,并自此从他的视线里彻底消失。

  “大概他认定年幼的人质,绝无万分之一的可能成为这场纷争的幸存者。”

  穆风凛却有足够的幸运,在激进分子掌控中撑着一腔委屈怨恨,被邻国迷路的游侠误打误撞解救,一路送回恩师身边。遗憾的是,游侠们认不出落荒而逃的沙匪属于哪个部族势力,他则铭记着那些古怪的祷告姿势,和身体的痛苦一并。

  此役以穆风凛的重伤为导火索,执政官同世俗化程度更高的格日勒图部联合,击溃盛极一时的朗罕尔部,时任族长伏诛,少族长与西漠教巫祭殁于朗罕尔腹地,尸骨不存,其附属部落归为一片散沙。

  外人眼里足够彻底的报复仅能给予他有限的慰藉,轻易就被身体的永久性损伤和故国高层避重就轻的态度抹消――对他疼爱有加的恩师,宗主名义上的领导者,竟无权追查帝都内的泄密者。探视者们的目光,通通被人微言轻的无力感所扭曲的心弦变奏成幸灾乐祸的曲调,他无意间疏远起妹妹和挚友,他们无条件地包容他的“应激反应”,愿意等候情谊将他带回他们中间。

  ……

  无意义的牺牲,无意义的受难,无意义的失去。

  Part2: 我以为我点已经够背了没想到倒起霉来不带完的 

  又名是时候展现下什么叫做教科书级的偷塔

  “暗杀之夜”

  结满冰霜的执政官官邸,穆风凛迎来了刻骨铭心的不甘呼唤良久的转机。手足之情促使他从自我封闭的房间赶到恩师尸体和妹妹身边,用人质事件后再无有作为的躯体作为她的屏障。近在咫尺的死亡赐予了,抑或唤醒了,本就属于他的力量。

  ——“风”。

  他的大脑,他的思维,他穷途末路的自尊,选择赋予“过去”以合理性。失陷异族领地也好,数年蛰伏也好,恩师惨死也好……一切都是预付的代价,毕竟祈愿奇迹,就是和神魔做交易

  最终他会实现那些最狂野的梦想。

  所以,一切都可以利用,一切都可以摧毁,一切都可以建筑,他不再需要俯首聆听,像前半生他已经做得够多的那样。

  ……

  Part3:系列车祸剧家路窄之

  定风之战——你总会和不该再见的人重逢

  几年后,格日勒图新任的年轻族长四处奔走,以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将分裂数百年的大漠各部统一,宣布独立,被推选为寂风郡的王,与接壤本文明体系诸国交好,组织起强有力的武装,击退大漠天堑那头真正的入侵者。

  继任执政者多年的阴郁少年,以这一爆炸性的政Z事件为契机,发动了一场明里肃清“叛族”势力,管控领地,暗里扳倒长老院的战争。“定风之战”及后续的政Z地震使他独揽大权,如愿以偿成为令行禁止的独裁者,也彻底失去了竹马挚友的信任,唯一的血亲,暗杀之夜后因为行为古怪和他逐渐陌路的妹妹,则早在战事开始之际,就出走他乡,不知所踪。

  然而,这些都抵不过长老院最年轻的长老,对他忠心不二的毒药天才(实际上是咒术然而大家都误会成医学药理什么的),“定风之战”的监军戴缙,千里迢迢为他带回的那件战利品——

  寂风郡郡王。

  那个,瞬间唤醒他最后仇恨和疯狂的存在。

  于此,命运的齿轮终于再次啮合。

• 亲妈的free talk,看不看随你,信不信也随你XD

  作为掉SAN掉得最严重没有之一,表面稳如老狗实则陷入狂乱(不是)的风凛凛直到在定风之战后再会郡王前都!是!没!有!把!过去那件事!很放心上的!

  原因就一个:理想太丰满,现实忙成团。

  过劳死警告.jpg

  风凛凛基本是个向前看的人,或者说太向前了,所以过去被掳为ren质那件事的影响,早在觉醒获得顶尖力量——甚至不能讲梦寐以求,是千万亿个梦里都想象不到的——时已完全消弥。

  一直以来他缺的就是这种不容小觑的压倒性的“力量”,好不容易终于有了,远超预期,可以放手去做一切想做的事,哪儿还有什么空隙——时间也好,情感也罢,去得了便宜还卖乖。

  Ps:风凛凛知道自己没有让人视为信仰的天赋一般的魅力,未来的元帅有那么一丢丢但绝大部分时间被跳脱的思维给盖得严严实实,so,他憧憬乃至嫉恨郡王→因为意识到那种憧憬甚至让他第一时间不可控地放下了所有的骄傲,无论是来自出身,还是他的骨子里。

  ren质事件其实是一道分水岭,摔进前所未有的低谷→不如说深渊:身体遭受了不可逆的重创,靠勤奋得来的(他认为)仅供自保的能力荡然无存。先在人格魅力前没有招架之力,又在刺杀之夜(对方杀死他师父是为了get力量回家篡权2333)目击世间最强(顺便一提从此以后总是单方面和“冰”暗中较劲,真的很是努力呢w)。

  但这两件事给他带来的“启示”(zong教意义上的,准确点说是”天启“)远大于伤痛,就好像几乎残废以后,比起至亲们小心翼翼中的怜悯,想法再也不能实现对他的折磨更大一样。嘛所以从一开始这人感情就不寻常,大概这就是“怪物”间的共鸣吧。

  正式跻身怪物们之间后,Diavok英主拼尽全力朝前狂奔,他不再向珍视的人们解释自己的作为,不是不屑,而是无暇,卧床之际他们对他说一切都不会改变,你还有我们,他们说得没错,但他无法被说服,因为无法接受一切都再不能改变的恰恰是他自己。

  风凛凛经历过自以为无以复加的无常,内心深处他害怕停下来,害怕遭到阻截。权力的欲望盖过了一切,于是,在厮杀接近尾声,即将扳倒政敌的节骨眼上,那个人→郡王凭空出现了。

  在郡王的事情上风凛凛有种没道理的迷信,将郡王视为一败涂地的使者,仿佛这个人现世,就意味着自己将功亏一篑。加上时间点的关键,加上郡王认罪与否对局势的影响,使风凛凛更加坚信这一点→郡王就是来坏他事儿的w

  他恐惧着这个人的出现,厌恶郡王所代表的那一整段无能为力的记忆,还有嫉恨,以及一个满口谎言的人却偏偏备受爱戴——要么就是,一个有着高尚人格的人,在做出承诺后毫不犹豫地对他做出了卑劣之事:食言和出卖。风凛凛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凭什么郡王独独要辜负(or玩弄)自己的期待,这种只有自己被辜负却不知道原因(而且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一定哪里做错了)的感觉糟糕极了,在没办法证明对方是个伪君子的情况下,更糟糕了。

  ↑日常恶性循环

  总而言之风凛凛把郡王截下来,除了想强证这个人不过如此,假得很,卑微得很,低贱得很(→当初自己就是年少无知上恶当了而已),还有点,“失败”的来使,自己厄运的预兆都被自己掌控和压制,那么无形的“命运”也奈何不了自己的意思w

  毕竟如果你坚信天启,那你同样会为显露征兆的厄运惊恐不已。

  而另一边是——

  比憎恨更可怕的是窖藏多年的怨怼。

  ——妹妹那个熟练掌握酿酒全套工艺的小男朋友大概很认可这个观点,郡王战败被俘后的全部遭遇则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脚。

  接下来的故事其实稀松平常,概括来讲,就是仇恨的边界到底在哪里,一些黑暗的年份。甭管故事之外的人怎么看,至少就风凛而言,他自认为很了解绝望,面对曾经冷漠辜负他的“希望”进而将他出卖的仇人,他用了能想到的最残忍的手段去报复。不过,比起哑声痛叫、生理泪水和深度昏迷,他最想得到的是对方的“求饶”――就像他自己昔年做的那样。只有通过这种彻底的情景倒置,复仇对于他而言才有实感。

  很遗憾,尽管风凛给的暗示足够多,直接到就差“拜托你快求求我,赶紧的,老这么吊着我也烦到不行,求完你就可以去死一死”,郡王也的确够惨了,可是,郡王就是不开这个口。

  因为完整的、全部的真相,在郡王这里。

  酷刑之下他很爽快地承认过当初是他错了。

  因为他满可以顺从保守秘密的义务,告诉沙匪小队只是无关紧要的商人,诱导他们杀掉身份非同小可的人质,嫁祸朗罕尔,无疑是最有利于格日勒图的对策。可他既不想无辜罔死,也不愿同胞受戮,于是选择和第三方的游侠约定,让他们代为救人,推说分不出那是哪个部落,并保守这个攸关生死的秘密。

  只不过他没想到沙匪们那样激进,即便是对一个孩子也没有手软。

  “确实是我食言了。”

  进而他认为风凛后续对寂风郡斩草除根式的军事行动,自己负有很大责任。他们心照不宣的是一旦满足了报复的欲望,郡王就离死不远,但郡王并不想因为少了自己这个发泄口惹风凛去做更丧病的事,另一方面,也放心不下领导抵抗势力的妹妹,所以,嗯,就这么耗着了。

  当然他越不妥协,风凛反倒越焦躁不安,毕竟风凛强求他服软的初衷之一,是彻底否定当年被他(的强大人格)吸引的事实,想强行把他磨得畏缩不堪,以便嘲讽幼小的自己图森破。结果时间拖得越长,越凸显某些令人钦佩的品质,越发和一开始的判断重合,也就加剧了“是不是有隐情”这种不太愿意承认的预感。

  日常恶性循环√

  最后,真相揭开,面对这位集最初的倾慕,最早的仇恨,最深的愧疚,被他的任性妄为彻底摧毁的救命恩人,“有债必偿”(笑)的风凛,究竟要怎么办呢w

  ……当然是选择逃避了(。)

评论 ( 2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