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朗罕尔族长狄漠

工(lao笔(ke一下朗罕尔

×  体面人朗罕尔族长狄漠的一生:

  【曾经我是暗杀之王,直到我的EX塞给我一支长枪】x

  当初我还没接触FATE,就无意识往世界真理(Lancer又自杀了)上靠了,难道枪这种东西,不管有没有前理解,看上去都比较适合捅自己吗???

×  朗罕尔部的初设大致是,日常挑事,以部族间的不睦作为养分茁壮成长,闷声发大财,前期优势很大(日常警惕优势很大x)管辖沙漠尽头雪山下最大绿洲,于是奢侈地酿起了酒(。好酒美誉在外,据此和女票的老哥斗气(单方面)过,因为对方有着千杯不醉的江湖传说,嘲讽曰若非朗罕尔的佳酿,和水没有什么分别

  事实证明朗罕尔酒度数真的很高,嗯。

  漠上民ZU主YI的起源地←然后果实被显然更符合自己缔造的民族精神的格日勒图摘了,完蛋的根本原因是制度问题,直接原因是宗教领袖的个人恩怨导致的决策上的冒进主义,也就是事搞得没以前好。而REN质事件后Diavok的军事冲击和天堑另一侧敌人趁机偷塔(不是)则大力推动了完蛋的进程x

  早认为本族药丸的狄漠族长对此表示情绪稳定

  时任格日勒图族长也就是日后的郡王,率部协助朗罕尔残部夺回蒙戈淖尔湖一线的绿洲,并允许其自治(系统提醒:声望up↑)

  大事件后朗罕尔族长不知所踪,即便如此,也没人在见到他的尸体前贸然自荐,所以族长在族内大致是个像winter一样coming的男子

×  这块儿算是人间的故事(dei这个故事并不总是和万恶之源有关)反正人和人之间随便打打也会死伤无数政权更迭√

  族长每年在心上人生日前夕像钱塘江潮(不是)似的神出鬼没,定风之战提前肥来名义上是给女票她哥气回来,实际是上赶着给她哥使唤的

×  以下新设,小部分在旧设基础上细化:

  -和女票她哥的关系?

  两位族长达成的核心共识仅有一点:具备前所未有包容性的,对于族群的定义,在此基础上,以族人生命为代价的权力寻租将得以根除。

  长期以来,以朗罕尔为首的投机部族们将天堑作为与曾经的宗主谈判的筹码(配合宗主国内的派XI斗ZHENG,适时地调整防卫部署,扩大或缩小外部威胁的强度,左右各派相关方的争斗),和党同伐异的工具。朗罕尔有规,族长候选人必须驻守与本族利益息息相关的天堑,无论用什么手段,在朗罕尔的苍狼们中间树立威望和绝对的支配权,否则不得回返。狄漠脱颖而出的同时,亦深知天堑另一侧的敌人何等恐怖,一旦防线被突破,天堑之内必将生灵涂炭。

  两个寻求着相同改变的族长可谓志同道合,然而至少表面上,并不对付x

  狄漠:我就知道你其实小气得很,不就是那年伽达异格我当众赢了你,坏了你的好事,让你这少族长做得名不正言不顺嘛!~

  她哥:……

  (然而我们包括你自己都知道是因为你拐跑了人家宝贝的妹子哇族长同志x

  狄漠:这么相信我?为什么,(半真半假)因为女人?

  她哥:???(满脸都是:你认真的么你敢说个是字试试?)

  这里提王妹的语境大致是,本来狄漠以为朗罕尔要被当做叛族典型祭旗了,结果郡王并没有。狄漠这个人呢心思比较深,对朗罕尔的感情很是纠结。起初他觉得这个结果不可能避免,或者不如说不避免不给自己留什么隐患才是利益最大化的做法,但要是郡王真这么干他又肯定看人家不起,和那些大猪蹄子不是一丘之貉嘛!

  狄漠惊讶之余揶揄她哥是不是拿妹子玩美人计之类的,但郡王表示虽然知道你是揶揄但是你再敢拿她开我玩笑就算是不可或缺的盟友我也要锤爆你了x)

  皮皮漠表示老实人难得的要杀人的表情才能给人一种抢了人家掌上明珠的充分的愉悦感√

  她哥大致知道他就算喜欢在自己面前嘴贱,人是个情种来的,关键时刻也非常可靠,如果两情相悦的对象不是自己的妹妹大概会发自内心地祝福吧——当然除了祝福还能怎么办做哥哥的也很绝望啊。

  狄漠:但我不相信你。

  狄漠:……可以么?

  郡王:(表示理解)。

  当然狄漠本身不是个别扭的人,寂风郡的大家总体而言算是直来直去的,所以这人并不会做出“诶你相信我啊,搞个大事看你还要不要相信我。”这种破事,从此嘴上说着不服,实际拉着自己那票兄弟背地里帮郡王培训天堑守军去了,而且有言在先(这支军队是以不相信郡王、保留实力的名义支配的),真以他的方式干点什么必须的脏事,就是狄漠自己的事情了。

  -定风之战当日

  大战当日郡王一直在等狄漠赶回来(预感他会回,但也是真不回肯定会很失望,看到就有种如释重负感x),毕竟妹子除了交给他谁都不放心。狄漠表面一副“我是在一边蹲了半天实在不行才跳出来的绝对不是气没喘匀听着你的埙声就往这里赶……什么的,哼!”接下了郡王的托付。

  时间太短了,那支亲卫队还没成长起来,能力有限。如果鼓动族人力战到底,活下来的人一定会死心塌地,而郡王选择谈判本来就招致了偏向战斗的人的不满,但郡王知道对方重点想要的是鹰心,装作在自己身上,装作自己知道狄漠逃离的路线(然而他足够信任妹妹的小男友,并不知道),迟一些以后,让精锐的战力追逐营救,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争取时间来保全族人√

  鸽派难做啊w

  (所以定风之战后郡里一度非常混乱)

  -曾经的宗主国出兵的催化因素

  郡内权力逐渐集中使大漠的部族合力守卫天堑,且拒绝了长老会的密联。原本的打算是取得合法权后以独立国家的名义逐步建立经济和防卫联系,结果没想到长老会垮得太快了,外部威胁短期内一消除立马就遭到反噬(很大一部分是风凛凛和参军长的多年活动w),机缘巧合反而被拿来祭旗了呢= =+

  所以说做梦也没想到,最棒的事情,把自己送进了最坏的地狱喔~

评论 ( 3 )
热度 ( 1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