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 插卡 ┧ 怀疑主义神明

絮絮叨叨的小插卡
关于神明的前设→┕ 间章 ┑ Chapter 1 盐柱


> 怀疑主义神明

  神明并非因“爱”而失格,神不会怀疑,神从不怀疑,于是怀疑令他最终消解。

  记忆每每不期而至,神格屡次悄然归位,巫祭始终唯命是从,一切均与那枚钥匙密不可分。或许是背负不为人知的历史,独自跋涉太久,神明的灵魂不知何时生出一丝裂隙,怀疑于狭间生根发芽。他注视着全力以赴的仆从,翻覆云雨的敌裔,记忆——渺远的醒梦,从中他得知,神明是唯一的囚徒,和他们无一相类。

  要如何证明,一个梦是真的,而这个虚假的梦才是触手可及的现实真正的出口?

  和巫祭不同,他拥有全部的记忆;和敌裔不同,他的力量四分五裂,重重受限……一旦裂隙蔓延,怀疑便一发不可收拾,他无法克制自己进行类比,从差异中滋生出自我——思考,如一个人那般。
  神明从不思考,神明无所不知,神明笃信一切,而他是对的,就快得出正解,只需要……
  只需要证明——灵魂的裂隙们低语道:牢笼之外,确有“世界”。
  狂热戛然而止,神明预见了覆灭:不是作为神明,而是作为一个人的宿命,神格早已迁移。
  “但我仍然怀疑。”这个人想:“——我怀疑那场梦是假的。”
  他的目光不再四处逡巡,神明的半身所不知——但接受的现实是,这道残影徘徊于帝都全部幽暗之间,无声旁观神格所属之人吞噬一切:匪夷所思的恨,匪夷所思的爱,匪夷所思的巧合、命运和真相,使他几乎记起,他亦曾毫不怀疑。
  神明后知后觉地,像凡人一样最终习得了“爱”,弥留之际为这份苦痛所获,被它尽情愚弄,这实在是场滑稽的闹剧。

 


碎碎念的设定说明部分

  一句话解读:一个真正的神,是不会举例并证明“理论上,我是个神”的,会这么干说明,真的是人w

  设定在原基础上校准之后比较偏克系,当然不偏克系的神普遍也很少去解释说,你看,我是个神,我现在罚你,是因为你怎么怎么样,而这种惩罚反过来证明我这个神,是个如何如何的神——这属于人的解读。

  所以当神明有意识且强意愿地寻求自我的时候,就已经失格啦XD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办法扼止,种子终会长成。

  至于郡王作为……一个候补神,前期全部的亲和力(咳)来自那种笃定的feel,不会巨细无遗地去进行“阐述”,后期这人最坑人(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点也在于【不去质疑】

  啊啦铁板一块的家伙。

  或者也可以说,预见大趋势以后就躺平hhh但凡自作多情地积极点……嘛,其实可能差别也并不很大。所以临升格【软体不稳定!x】的时候,郡王意难平的点恰在于自己的消极,但这种消极根源反而在于某种仿佛本能的绝对自信——时机和条件不恰当了而已

  ↑一个积极搞事和消极待命都没好下场的糟糕小故事w

评论
热度 ( 3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