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笼囚龙·番外┃Honey Moon Chapter 3(存目)

  “那位将军起初居然尝试过那种身份,倒让我很惊讶。”

  Seide眯着眼,回味昨天那场盛宴,他在造访自己上司的家(事前被告知安排了有趣的招待)前服用了些提高感知力,且在Qing事中能制造不少幻觉的药物,使那些激烈且复杂的情绪,那些绝望Qu辱的感受带来的Ci激被无限放大,他整条龙都在酥麻的余韵里,言语像在梦呓。

  “您让我惊讶。”

  精灵说话带着他们种族惯有的单调,这才是他日常的说话方式:“我专注委托,昨晚,现在才注意到药物,要知道,天舞们非常注重保养,并且,反感药物,我没记错的话。”

  “啊啊,我在天生的能力方面是个蹩脚的家伙。”

  “那时新人,Luciano大人,乐于尝试。”Fae初见他时Luciano的属性还没这么凸显,更像是在探索自己的兴趣所在,“究其原因,尺度太大,都敢玩,都能胜任,任何身份,所以——很快非常出名,在圈子里。”

  不过那么骄傲冷淡的性格,任谁都会觉得他倾向于选择更加强势的身份,哪知道Luciano上手就是那么出人意料的玩法。

  “那么,征服‘他’似乎让你觉得无趣?离开大人后,你显得兴致缺缺。”

  “我可没这么说、哦。”

  “呵呵,碍于大人的颜面吗。”Seide想,精灵也并不十分坦诚,分明提起居家的大人,他都进入了工作状态。

  “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我的个人原因,我不喜欢悲伤的猎物,他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Fae坐在Skydancer肩头,单调的声音里凭添了唱诗般丰富的起伏,Seide觉得这就和口吃的游吟诗人是一个道理,重点是身份的代入。

  “Luciano大人,他的傲慢曾经让我欲罢不能,那样寡淡孤高的他沉沦在欲望里,美妙得仿佛亲手缔造了末日。相比之下,那只守护给我的感觉,乏善可陈,他只是在承受,不是吗,像泥潭一样悄无声息地吞没所有放置其上的东西,啊,允许我的失当,他比沼泽还是有趣些的,泥潭可不会叫喊——到底是为什么嘛!我可以请求您的意见吗Seide先生,那样一只龙大叔,腰身绝对不如少年柔软,luciano大人怎么能这么久,还不感到厌倦……”

  Fae拍打他的头冠,双眼灼灼发亮:“不甘心,不甘心呢,只要想想那种龙,却能在luciano大人身边陪伴如此之久的时间,被那种夺目的眼神探索,连灵魂都一丝不挂……啧。”

  “恕我直言,你的嫉妒是毫无必要的,他只是大人的消遣,我不得不说,昨晚那种赌局……的确比进入残局后扔骰子要有趣得多。”

  “啊昂,Seide先生,您的断言恕我不能苟同哟,我们的辞行绝非游戏结束的信号,”

  “怎么说?”

  “Seide大人,药物的确给了您一般天舞所无法企及的,至高无上的享受,可是因为您的睿智被蒙蔽,困惑将阻碍您享用更幽微的景致。”

   Fae并没有直言自己的依据,只是摇着头,语焉不详的连珠炮似的话比他单调的日常语气更加难懂:“我始终认为,读懂感情的努力,最终得回归那些舍弃一切的身躯,每个颤抖,都胜过所有残忍的情话。您没发现欲望都大人他的眼睛,变得雪原一样耀眼了、呢,您可别认为那是爱人间的业火、喔,那位大人,谁都不会爱上的。

  真是可怜的大叔呢,大概会被那位大人吃得骨头都不剩,欸,他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可怕的家伙,也无可厚非、啦。” 

  关于Luciano不会爱上任何人这一点,Seide还是能够赞同的,或者不如说,除了帝王最早的伴侣,他不会再和任何人缔结稳定的伴侣关系,即便是曾经的那段关系,也被大人当作领主的意志而彻底否定。

  欲望也很好解释。

  天舞们被认为通常更能直达本质,但是Seide很早就意识到,天舞们窃取的“真相”称之为事实更加准确,他们更像是心灵的镜子,忠实地反映着那些心灵颤动的图景,然而镜子是不能理解镜像的,只有镜像的来源可以。尽管如此,天性让他不屑于去区分事实和真相间的差距。不过很难说镜前的人就比镜子高明多少,他们不知道镜像在何处,哪个时空,又为什么在那里,要在困惑之下选择是否相信事实就是真相。Fae的结论来自观测,直觉让他觉察出了什么,而他不相信真相是“爱”之类的东西。

  那也确实不应该是爱,Seide联系到某些情报,关于Luciano的过去,和从他身上读取的情绪,也可以下这样的断言。

  我明白了,天舞说。

  “他是大人求而不得的东西,抑或可以说,他曾经是,而抛弃大人执念之物,就是他的原罪。”


评论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