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笼囚龙·番外┃Honey Moon Chapter 2(存目)

  “TJ师?”

  Seide面前是一张黑白格子交替排列的棋盘,八八六十四个格子之上的厮杀已经接近尾声,形势对Seide相当不妙,但他显然没打算就此缴械投降。天舞好整以暇地托着下巴,懒洋洋半卧在Luciano对面,将他的目光从棋盘上移开,望了眼自己同样悠闲的上司,而后天舞冲着床尾另一侧的景象摇了摇头,啧啧称奇:“竟然特别设置这样的职业,大人,卑职孤陋寡闻,让您见笑。”

  “可不是什么龙都能接纳的——哦!”

  接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听上去稚气未脱,因为他语气里难以忽略的故作姿态的成分,年轻的龙试图“营造”一种起伏,他那自认为俏皮邪气的上扬尾音被切分成断裂的音节,从而暴露了他天生的语气单调。仅凭这一点,这片大陆上大部分的龙都能猜到他的种族,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Seide的视线只被守护占据。

  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盘踞在Long根上那只小小的龙。

  Luciano低笑一声,似乎对这段和调教师建立友好关系的经历并不避讳,“Seide,如果你感兴趣,恐怕没有不能知道的存在。”

  Fae继续用那种单调的声音吐槽,中间夹杂着应该是在用力的短暂停顿:“他们天舞总是这么鼻孔朝天,不像您,Luciano大人,唔啊啊,偶尔还是很怀念呢,征服大人您的感觉。”

  “你太失礼了,我的小先生。”

  “呵呵,Seide,话虽如此,你额前的宝石闪烁的光芒,在我看来,仿佛像是在说‘愿闻其详’啊。” Luciano用一枚棋子敲着棋盘,他对追杀Seide,破开自己参谋长棋盘上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军似乎也并不着急,他们只是在闲聊,下棋不是什么要紧事。

  Seide扶额夸张地哀叹:“您这么说太让我伤心了,我亲爱的主人,我的好将军,难道我对您的尊敬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吗,还是说您需要我剖开我的胸膛,挖出我的心来给您瞧瞧才会让您重新信赖我?”

  “我有的时候,”帝王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居然会觉得你这种装腔作势的玩笑话挺讨人喜欢,你就是这样应付军部那些酒囊饭袋的?啧,看上去真是危险。”

  “哈哈,您严重了,大人,那些家伙虽然蠢——哦原谅我,我并不是在指责我们效忠的织光者在人事上有所偏差,可惜这是事实。”Seide收敛他那戏剧性的语调,阴狠又隐约回到毒药参谋的身上,他看了一眼精灵的方向,Luciano既然自己在外人面前提起,就证明TJ师是可以信任的,又或者说,泄露风声也是他主人的意图之一,那就没什么可以忌讳的了,无论从那个角度,和盘托出都在允许的范围内:“托您的威名,他们可没一个敢动我。”

  Luciano明了于心地点点头:“我不反对你更谨慎些,毕竟,如果你带着紧咬不放的大鱼哭着跳上岸来——

  我可不会张开怀抱,染上那该死的味道。”

  “卑职明白。”

  “Luciano大人的魅力真是与日俱增,哦,我像过去一样爱着您,不,现在更甚……呐,我说,现在可不是分散精力到你迷人的主人身上的时候哟——”


评论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