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笼囚龙·番外┃Honey Moon Chapter 1(存目)

  其实是一篇黑泥满腹时期魔改自家OC的旧作w

  欺负亲儿子真是开心啊还不用担心OOC

  说是魔改性格方面没有大动,履历则做了点互文现义式的小游戏,以适应游戏的世界观

  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儿没写完,也不打算写完,不可能继续写的就说PWP性质的文干嘛要纠结它写没写完呢

  P站全文,绝壁会被和协的别想了我可是被打小报告过的用户,lofter is watching me

  要打预警吗,要吗要吗,会有人特别搬个梯子翻到P站看完然后回来指指点点吗,不会吧,所以预警我愉快地决定不打了w


  

  一次传召并不能使Borjigin从折磨里解脱太久,守护的发Q周期是十五天,而帝王则必须翻倍。“恋人间的休戚与共,领主们常用这个借口,而我更喜欢直言不讳:为了更好地繁殖。”Luciano解释道,对于他而言,强行管制守护的释放周期只不过是权力使然,绝不要一厢情愿地以为这是情人间的小把戏。帝王有时实在容易多虑,Borjigin想,到底自己哪种反应会让Luciano认定自己有了他口中“恋人”的奢望——堪称最无言以对的误解。守护不能理解帝王,也许说所有过于绝对,起码是九成上下的比例,他不能接受对方的冷酷暴虐,尽管事实上他百分之百地承受着对方的凌R。在那些龙生中最和煦温暖的阶段Borjigin不是没有思索过恋人和家庭的意义,他爱慕着一位帝王女性,比他出身更加高贵,强大且端庄,主持着一片相当大的区域内的Dominance活动里同龙神直接联络的部分。Borjigin少年时期就远远地守望着她,在变得能够独当一面前青涩的守护甚至不肯靠近那位祭司,她身上所有无法忽视的美却又吸引着他,连带帝王的种族也曾经爱屋及乌地在Borjigin心中具有了独特的地位,现下看来,简直是讽刺。

  哪怕守护参与了对帝殇的绞杀,在那史诗般的战斗落幕之刻从舞台的迷雾里,从那个怪物的身上认出了昔日的爱慕对象,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仍然发挥着作用。在兽族领地的日子,Borjigin有时会想,他就不应该从那场死战里活下来,为什么发现秘密的是他而不是别的龙呢,如果他继续被蒙在鼓里,他不过是个先失去了恋人,继而又在帝殇的可怕事件里失去了所有家人,找不到龙生意义的残废而已。

  “你还没学会怎么恨我——你心目中高贵、荣耀和强大种族的一员,就像你其实不能恨夺走你家人的帝殇一样,因为她就在那里。你用最锋利的刀剑也斩不断她是我同类的事实,无法撕开帝殇把她带回来,因为我,她,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啊哈哈,我真是个傻瓜,Arctic都该嘲笑我了,居然因为你一开始的指责而稍微自我检讨了一番呢!”

  当然毫无悬念地,这段早年的纯情也逃不开天舞的窥探,他在Luciano默许下把守护的过去和守护本身一样扒得一S不G。Luciano于是拿来大做文章地讥讽守护,语气和内容一如既往下流,充分显示了他本性何等恶劣。

  “可怜的家伙,瞧我在说什么,问题是,你甚至没有理由恨我,你那wo龊奋斗史的终点,不就是和一只帝王做令人愉快的事情吗,哦如果叫我早一步认识她,真想当着你的面,同你那一尘不染的仙女就在神坛里完成造物主繁衍血脉的夙愿……瞧你的小家伙,只听到只言片语就在笼子里兴奋得不行。”


评论
热度 ( 2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