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3

1)弗尼契尔,一位冷峻的弗洛伊德心理动力学的百科全书式人物,追随弗洛伊德,承认有一种旨在获取控制权的“积极”重复,同时也强调了“收回性”(undoing)重复――一种在弗洛伊德的想象中更要生动得多的神经官能创伤。弗尼契尔竭尽全力将“收回”跟别的自卫机制区别开来:
在反应的形成过程中,我们采取一种与原来的态度截然矛盾的态度;在“收回”中,我们又前进了一步。这意味着做了一件积极的事情――事实上我们巫术般地做了。这一件事与另一件事实上或想象中曾做过事正好相反……赎罪这个观念本身别无其他,就是对某种魔术般收回之可能性的信念。

2)使我们自由的乃是我们知道了:我们过去是什么,我们已经变成了什么,我们过去在什么地方,我们被抛到了什么地方,我们在冲向哪里,我们从什么地方被拯救了出来,什么是诞生,什么是再生。

3)古人们谈到魔鬼时,他们(如德莱顿说)也指“那些因心灵之伟大而靠近上帝的人。因为,从一个天国的梦魇中得到诞生意味着拥有一种伟大而强有力的精神,而不是别的什么。这种精神远远超越了人类现世的软弱。”

评论
热度 ( 1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