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É tempo de camiño andar e de non esquecer┒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Epub格式分享已终止,大长篇在P站请自食其力: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低头认错,打死不改√

摘抄2

  *弥尔顿在《失乐园》第三卷中写到上帝曾表白,他已使人类“足以站立起来,尽管给予他们堕落的自由”上帝知道亚当会堕落的,但并未迫使他堕落,正是根据这一点,他才否认对此负责。......构成弥尔顿笔下上帝对亚当之关系真正基础的,正是这位悲剧诗人对自己主人公的关系。这位写悲剧的诗人知道其主人公将陷于一种悲剧的处境中,但是他想方设法避免人们的误会,认为他全然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摆弄剧情。他向我们展现主人公,正如上帝向众天使展现亚当一样。如果主人公没有足够力量站立起来,那么剧本的模式就纯属讽刺了;若是他没有堕落的自由,那么其模式又纯属传奇式,也即只要故事是讲一名不可战胜的英雄,那么任何对手都必定会成为他的手下败将。

  *悲剧是一种矛盾的结合:一方面是正义的恐惧感(即主人公必定会堕落),另一方面则是对失误的怜悯感(主人公堕落,太令人惋惜了)。牺牲的两种成分同样构成一个矛盾体:一方面是圣餐式的共享,即由一群人分食一个英雄或神祗的肉体,使大家感到与该躯体合而为一,同时又是该躯体。另一方面,是一种向上帝的赎罪感,即尽管通过圣餐沟通了感情,但该躯体实际上仍然属于另一种更为巨大并可能充满着愤怒的力量。

  *我们发现在喜剧中,“小丑”(bomolochos)这一名称不必仅限用于闹剧中,而是可以扩展来包括那些滑稽人物,他们主要是取悦于观众的人,具有增强或集中喜剧情调的作用。悲剧中与之相对应的人物则是乞求者,这种人物通常都是女人,表现出全然是孤苦无助、一贫如洗的形象。这样的人物是悲惨感人的,尽管其悲惨似乎比悲剧本身较为轻微、和缓一些,实际上却更令人畏惧。因为问题在于一个人遭到一个群体的唾弃,这必然会激起我们内心最强烈的恐惧——这种恐惧要大大超过与地狱中的相对说来还和气、好打交道的魔鬼相处时的恐惧。

评论
热度 ( 8 )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