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风郡

┎そして歴史だけが残った……┒
~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沉迷搞OC,斗战胜佛系写手,吃粮不混圈√
混乱邪恶,毒舌见习,精神洁癖极重
永久停产武战道,停止对主页所有相关文章的维护,不更新,都坑了,来去随意:3
已经成年父母双全,和我撕tagCP菊洁瓜洁三观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面斥不雅:)
部分篇目epub格式施工完成,善用私信:P
取关不用双除非不乐意我见着你,私信我拉黑即可,我不嫌麻烦:D
忙于赚钱养BJD,招待不周,但我不改。

半夜瞎比比,起因是刷讨论贴,看到一句“你真的是没看过很高程度的耽美”,当然这个对象说的不是我,毕竟我不光看过很“高程度”的耽美,很高程度的文史哲作品我都看过,但这句话成功逗乐了我。希望持该观点的盆友能尽快记起ta所谓的高程度耽美给我开开眼界,而不是拿ABO来凑数。ABO这种诞生之初的全部意义在于且仅在于开车,多亏爱好者们扯到点孱弱的制度批判且社会改良的出路就在于人身依附的小众类型创作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的好,不然艾薇治国?
当然这件事很奇怪,比如十日谈式作品我目前爱极了丹·西蒙斯的《海伯利安》,而莎翁的《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因为课程的缘故了解后,个人认为是最棒的政客爱情之一,唯...

『摘抄』记忆的伦理 阿维夏伊·玛格利特

1、邪恶与关爱都是稀缺资源。平庸的恶与平庸的冷漠同样稀少,不过,应当承认的是,一旦邪恶与冷漠结合起来,将更具杀伤力,正如毒药融入水中。
从我的角度看,把道德视为冷漠的解毒剂则不是十分有效的方法。道德自身缺乏足够的动力克服我们对他人冷漠的恶习。把人当做人的正义感也不足以使我们做得更好。
……我们都知道有这样一些人,对“自己的”人关爱有加,并时刻准备为他们做出牺牲,却完全无视外族人的存在。有的时候,无私的理想主义要为对外人无以言表的残酷负责。

有关OC的碎碎念

工(lao笔(ke一下朗罕尔

×  体面人朗罕尔族长狄漠的一生:

  【曾经我是暗杀之王,直到我的EX塞给我一支长枪】x

  当初我还没接触FATE,就无意识往世界真理(Lancer又自杀了)上靠了,难道枪这种东西,不管有没有前理解,看上去都比较适合捅自己吗???

×  朗罕尔部的初设大致是,日常挑事,以部族间的不睦作为养分茁壮成长,闷声发大财,前期优势很大(日常警惕优势很大x)管辖沙漠尽头雪山下最大绿洲,于是奢侈地酿起了酒(。好酒美誉在外,据此和女票的老哥斗气(单方面)过,因为对方有着千杯不醉的江湖传说,嘲讽曰若非朗罕尔的佳酿,和水没有什么...

部分本周及内插宣传图解禁。

忙飞,忘了,弄合集才想起来。

R18。

P8特别版星天罡(因为在约稿要求里写“这是一个小可爱”,然后我耿直的画师就无视了资料里的年龄真的给了我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小可爱= =+

备注:特别版明信片仅长评获取√渠道已关闭)

怀疑主义神明

絮絮叨叨的小插卡
关于神明的前设→┕ 间章 ┑ Chapter 1 盐柱


> 怀疑主义神明

  神明并非因“爱”而失格,神不会怀疑,神从不怀疑,于是怀疑令他最终消解。

  记忆每每不期而至,神格屡次悄然归位,巫祭始终唯命是从,一切均与那枚钥匙密不可分。或许是背负不为人知的历史,独自跋涉太久,神明的灵魂不知何时生出一丝裂隙,怀疑于狭间生根发芽。他注视着全力以赴的仆从,翻覆云雨的敌裔,记忆——渺远的醒梦,从中他得知,神明是唯一的囚徒,和他们无一相类。

  要如何证明,一个梦是真的,而这个虚假的梦才是触手可及的现实真正的出口?

  和巫祭不同,他拥有全部的记忆;和敌裔不同...

划重点:
鉴于是我们亲妈属性(亲的,不要怀疑,亲生的)的AI,适合想吃刀片的盆友
所以当测恩爱小情侣如p4,往上靠就需要点功夫(嘛!但是淤泥多应圣骑的景啊对不对)
P5p6带自家【在狭义(正常的爱)里其实不够成西皮的西皮】玩,烟灰和狂风可还行,这AI真的是人???

玩了下很火的测试
用了亲亲儿子的初名
按照最初的胡扯,奇怪的字眼是因为语言不通采取的音译(现在想想我会喜欢克苏鲁元素一点都不意外)
说实在的,时过境迁,阿妈如今其实非常想吃这对父子&互为半身&人生导师和学生&加害者与被害者&旧与新……的呢

鲜(nao血(bu帝美如画!!!

1 / 38

© 寂风郡 | Powered by LOFTER